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新项目

全军海拔最高的医疗站

2018-09-24 10:22中华中医药在线编辑:中华中医人气:


全军海拔最高的医疗站 


 
中秋前夕,坚守在三十里营房的卓玉娇,静静凝望着一轮圆月。她的眼前,反复浮现视频通话中亲人们牵挂的神情,内心有愧疚,也有期待。照片由本人提供
深深藏在心底的思念
坚守,对卓玉娇来说,已经变成一种习惯。
在卓玉娇戍守医疗站的9年岁月中,有关团圆的话题,她说的不多,甚至用“只言片语”就概括了节日的全部记忆——极少在中秋节回家,与家人“团圆”基本靠电话和视频;碰上大雪封山没有信号,对于家人的思念,只能生生憋在心底……
只有救护工作能让人忘却与亲人疏离的痛苦,多数时候,卓玉娇都在与思念作斗争。以前是思念父母,随着年龄渐长、结婚生子,她心中的牵挂越来越多——先是分居两地的丈夫,渐渐的,又有两个年幼的儿子。
对于团圆,没有谁能比卓玉娇更敏感。长期因肩负职责使命而隔绝于“平常家庭”的概念之外,常年置身人间烟火寥落的雪域孤岛,团圆给她带来的煎熬,像极了一把把重重的锤,每一锤都敲得她心痛。
卓玉娇从小在新疆奎屯长大,是被父母捧在心尖儿上的独生女。刚到医疗站时,卓玉娇才23岁出头,那时的她,风华正茂。
来医疗站的第一年,卓玉娇就强烈感受到内心“大家”与“小家”的撕扯。医疗站条件艰苦,她总会想家,有时枕头都被哭湿了。但每次与母亲通电话时,懂事的她却不露声色,将滚落的眼泪吞进肚里。
卓玉娇的爱人周文奇是新疆军区第15医院的一名军医,驻地在新疆乌苏。俩人结婚6年多了,厮守的日子却屈指可数。
因为长期分隔两地,周文奇的几个亲戚家,卓玉娇至今都没完完整整地走上一趟。甚至,两人结婚都3年多了,还有同事给周文奇介绍对象,以为他还是单身,这令周文奇哭笑不得。“后来,玉娇来队探亲,我特意拉着她见了好多战友。”周文奇的笑容有些腼腆。
一个女人独自坚守喀喇昆仑,何其艰辛。卓玉娇的大儿子周昊恩今年5岁了,小儿子周昊宇刚8个月。比起不能给孩子们“全天候”关爱,卓玉娇更内疚的,是横亘在她和大儿子周昊恩之间的生分感,“他们还那么小,是最需要母亲陪伴的时候……”她也担心,因为亲情的缺失,会影响孩子们的性格。
中秋节,不能团圆盼团圆。过去,卓玉娇总想象着与家人团聚的温馨,如今,她的思念变得愈加复杂——她思考更多的是如何融入家庭,真正扮演好母亲的角色。
特殊的“团圆”记忆
这几年,因长期处于高寒缺氧的环境,卓玉娇的记忆力大不如前。她总忘事儿,生活中不是丢这就是丢那。母亲放心不下,多次提醒卓玉娇:“闺女,我开始健忘是50岁以后的事了,你才多大啊。”
女儿守在高原上,当妈的怎能不心疼?
在一个泛黄的记事本上,卓玉娇一笔一画写着“中秋节,妈妈来”。稀寥字迹的背后,珍藏着她与家人一次特殊的“团圆”记忆。
两年前的中秋节,赶上执行保障任务,卓玉娇不能回家,爱人也出差在外。卓玉娇的妈妈韩新娟索性带着当时不满3岁的周昊恩,上高原探望女儿。
为了过节,别人都是往家赶;为了团圆,韩新娟带着外孙出了门。这一老一小,从北疆奎屯乘火车,奔波1700多公里。妈妈来,是想女儿;娃娃来,是想妈妈。
原本,怕女儿脱不开身的韩新娟,还盘算着直接上山,将孩子带到三十里营房。可卓玉娇一听急了,“上山是闹着玩的吗?哪个环节出点岔子都是要命的啊!”
得知情况的医疗站领导,批了卓玉娇一周假,并为她联系了某汽车团下山的车。当天晚上,卓玉娇便赶到了位于叶城县的家属临时来队公寓。可她进了宿舍,只看到了行李,没看到母亲和孩子。
拨通了电话,她才知道小昊恩耐不住长途跋涉发起高烧,正在医院输液。
卓玉娇心急火燎地赶过去,冲进输液室。她先是看到熟睡的孩子,又看到憔悴的母亲,眼泪就不争气地掉下来了……她上前想抱小昊恩,一晃,孩子醒了,哭着不让抱。
韩新娟赶紧劝说:“娃儿,她是你妈妈啊。”小昊恩才平静下来,嘴里蹦出一句话:“妈妈,你咋才回来?”卓玉娇一听眼泪汪汪的,小昊恩伸着小手给她擦泪。一旁的韩新娟见状,也扭过头暗自抹泪。
(来源:未知)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华中医药在线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中华中医药在线,转载请必须注明中中华中医药在线,http://www.itcmedu.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中医师承是中医走向正轨,迎接未来的希望嘛?

中医师承是中医走向正轨,迎接未来的希望嘛?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