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526章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官威这个东西说不清,道不明。
  
  在百姓的眼中,官员的官威是由头衔和权力组成的。
  
  而且,威,必然是带着惩戒性质。
  
  否则,那就不是威。
  
  官威,官员手握惩戒权力带来的威严!
  
  杨玄自问是个慈善人,为官以来,对百姓堪称是秋毫无犯。
  
  所以,他很认真的问道:“官威,是个什么东西?能吃吧?”
  
  两个内侍愕然一瞬,旋即,说话的内侍冷着脸,“我二人来此许久,杨使君却迟迟不露面,意欲何为?”
  
  “我是陈州刺史,我管着陈州大大小小无数人的死活,还得盯着对面的三大部,还得特娘的盯着户部发来的霉变粮食,就这么蝇营狗苟的每日操劳,就因为在外面处置公事晚来了片刻,就被你等说成是耍威风,这,谁家的道理?”
  
  杨玄咆哮道:“难不成我整日不理事,就蹲在州廨里等着可能来的中贵人?”
  
  曹颖和韩纪站在侧面的值房外,刚开始二人还有些担心这两个内侍找茬,杨玄会难以应对。
  
  辩驳吧!
  
  对方是长安来的内侍,不,是天使,先天占优势。
  
  不辩驳吧,气势一滞,随后就只能任由对方拿捏。
  
  可杨玄压根就没这等想法,火力全开。
  
  仿佛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
  
  而且,这事儿还说的一点儿都没错。
  
  地方官又没千里眼,能看到天使一路从长安而来,提早等着。
  
  所以,杨玄理直气壮!
  
  而且,一旦这番话传出去,长安那边就要头痛了。
  
  所以,那个内侍果断想中断这次下马威。
  
  但杨玄却不干。
  
  “若是有人想弄死我杨玄,何须栽赃这等罪名?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这条命,拿了去!”
  
  杨玄伸长脖颈,一脸光棍。
  
  来!
  
  大好头颅在此,看谁能取了去!
  
  两个内侍没想到杨玄的反应这般激烈,噔噔噔后退了几步。
  
  呯呯呯!
  
  值房被打开的声音不绝于耳。
  
  一个个官吏走出值房,看着这一幕。
  
  杨玄低头,露出了脖颈。
  
  就像是等待斩首的死囚。
  
  两个内侍满面怒色,指着杨玄。
  
  悲愤,就那么油然而生。
  
  一个小吏恨恨的低声道:“使君殚思竭虑,劳苦功高,却被阉竖羞辱!”
  
  那些官吏无声的看着两个内侍。
  
  若非皇权在身,此刻这些官吏就能冲上来一顿毒打。
  
  这事儿,不对!
  
  本是来召唤杨玄去长安,至于下马威,不过是根据上面的意思,自行揣摩的手段。可杨玄显然不吃这一套,反过来闹了一出忠臣含冤的大戏。
  
  皇帝想弄死刚立下大功的名将!
  
  这个消息传出去……
  
  还有,眼前这位的丈人可是周氏的家主!
  
  真要闹大了,杨玄如何他们不知道,但自己的结局却妥妥的。
  
  ——死定了!
  
  至少也得是永世不得翻身。
  
  说话的内侍想到事儿闹翻的结果,不禁面色惨白,“并无此意!绝无此意!”
  
  “没有?”杨玄问道。
  
  内侍举手,“绝对没有。”
  
  “说事。”
  
  杨玄进了值房。
  
  曹颖已经呆了。
  
  杨玄一连串的应对,不但没给两个内侍反应的机会,他同样也是如此。
  
  原来,还能这样?
  
  韩纪微笑,轻声道:“郎君,越发的从容不羁了。”
  
  “是啊!”
  
  二人相对一视,一种喜悦袭上心头。
  
  “你高兴什么?”曹颖问道。
  
  韩纪说道:“若是郎君被两个所谓的天使吓唬住了,或是不敢反驳,那么,以后长安一封手书,或是一个内侍,便能中断了这大好局面。”
  
  这个老鬼,话里话外都是桀骜不驯,以及无视皇权。
  
  但,挺不错的,不是吗?
  
  两个内侍收了威风,说了目的。
  
  “陛下召见。”
  
  就特么四个字,偏偏要弄出这等大阵仗来。
  
  ……
  
  后院,周宁和赫连燕在一起吃饭。
  
  周宁的饭菜看着要清淡一些,比赫连燕少了两道菜。
  
  “别看这个,自从有了身孕之后,子泰就管着我的衣食住行,每次吃什么,吃多少都有定数。”
  
  周宁笑了笑。
  
  这是向我昭示自己的地位?
  
  赫连燕心中一哂,心想这位可是周氏女,岂会如此没品。
  
  “可见郎君对娘子的关爱。”
  
  “是啊!”周宁问道:“可要饮酒?这个倒是无需避讳,只管喝。”
  
  这是想让我喝醉,随后看我的人品吗?
  
  酒醉后,最能看出一个人的秉性来。
  
  这话是皇叔当年说的。
  
  赫连燕深以为然。
  
  但周宁为何要试探我?
  
  难道……
  
  杨玄如今可没有侍妾,就目前来看,姜鹤儿最有可能。此女有些楞,心机有,却懒得用,就是个大大咧咧的性子。
  
  这样的侍妾好掌控。
  
  剩下的就是后院的侍女。
  
  可侍女,她上不得台面啊!
  
  就是个玩物罢了!
  
  郎君,好歹得有几个固定的……嗯!女人!
  
  暖被子!
  
  姜鹤儿,还有个我!
  
  赫连燕说道:“也好。”
  
  酒水送上来,赫连燕连续喝了几大杯。
  
  “少喝些。”周宁笑道。
  
  “娘子放心,我的酒量不错。”赫连燕眼波如水。
  
  用完饭时,赫连燕有些话多。
  
  “娘子看着圣洁无比,我见了心中就安宁。”
  
  “哦!这个说法倒是有趣。”
  
  “郎君爱煞了娘子!”
  
  “你也不错。”
  
  “娘子谬赞了。”
  
  周宁起身。
  
  赫连燕心想,今日谈话的主题要来了!
  
  她起身,凝神。
  
  周宁说道:“子泰最近事多,又领军征伐,我一直担心他的身子,想着若是多几个帮手也好。刚听子泰夸赞了你,处事得力,帮了他不少。辛苦了。”
  
  呃!
  
  原来是我自作多情了?
  
  赫连燕第一次感到了羞赧。
  
  “咦!怎地脸这般红?”周宁问道。
  
  “不胜酒力。”
  
  ……
  
  杨玄回来时,见周宁一脸笑意,就问道:“什么事这般乐呵?”
  
  “没事。”周宁自然不会说自己发现了赫连燕的小心思,“对了,前面可是有事?”
  
  “皇帝令人来了,让我去长安一趟。”
  
  “可有说法?”
  
  “你觉着这些内侍会知晓?”
  
  “也是。”周宁面色凝重,“黄相公刚和皇帝闹翻,皇帝就召见你,虽说不至于有危险,不过,皇帝不出手,其他人却未必。
  
  子泰,此行要小心。我写封信去,让阿翁……罢了,你到了长安,阿翁他们自然就知晓了。”
  
  “阿宁,不管何事,我会及时回来。”杨玄说道。
  
  周宁看着他,杨玄正等着妻子说些情意绵绵的话,却看妻子一脸冷意,开口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