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七百一十一章 单刀赴会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自古瓜田吃瓜人,一代新叉叉新瓜。
  
  不周山神满脸感慨地看着眼前的年轻人。
  
  后生可畏吾衰矣!
  
  卫渊:“…………”
  
  这么惨烈的事情,您能不要一脸感慨还加了几分羡慕的表情吗?
  
  您真想要的话,咱们交换一下下?
  
  “不不不,这个就使不得,使不得了。”不周山神似乎是知道卫渊在想什么,连连摇头,道:
  
  “老头子就是觉得你真……你真……那什么……”
  
  老者憋了半天,感慨出一句:“真挺行的啊。”
  
  “那我想要问你一下,狐狸崽,你打了西王母的头之后,还要做昆仑支脉的山神,是个什么感想?”
  
  卫渊:“…………”
  
  有人说过老伯你说话自然附带找茬的味道吗?
  
  你劈我瓜是吧?
  
  你是来找茬的对吧?对吧?
  
  不周山神似乎也知道自己这句话有点不大好听,干笑着转移了话题,道:“不过,虽然噎鸣这小子是退去了,但是你接下来要走的路可同样不好走啊,要求你孤身一人带着常羲去见金乌。”
  
  “名为交换,实则那里必然是一重重险地。”
  
  “常羲的性格是愿意避免不必要的争端的,但是金乌大日,哪怕是经历了兄弟反目,兄长尽死这样的经历后已经彻底脱胎换骨变得沉稳冷静下来,其秉性上仍旧是炽烈霸道的。。”
  
  卫渊缓声道:“他现在的实力……”
  
  不周山神道:“嗯,小家伙你应该知道,大荒之外还有其他世界对吧?而这些诞生于裂隙的世界里面,同样存在有大日普照,这些大日,恐怕都是现在金乌的倒影……”
  
  卫渊神色微凝。
  
  不周山神眼神微有怜惜,叹息道:
  
  “是否超过了你的预料?”
  
  “或许,你弄错了一点啊,狐狸崽。”
  
  “我听你之前所说,你们的人间也有太阳,不,那最多只能说是大日,是星辰的一类,太阳这两个字,大概是你实在是太过于熟悉了,将它和大日放在了一起。”
  
  “但是,这神代的太阳二字,那什么是太阳呢?”
  
  “太为极致,阳为阴阳两仪。”
  
  “太阳,并非是那一颗星辰,而是代表着最为极致的阳,代表着两仪当中,最为暴烈的力量。”
  
  不周山神道:“不提单纯的力量等级和能爆发出的威能,以境界来说,或许五千年的祂,是大日,无拘无束,天帝之子,每日里行走大荒,此处饮酒,那边欢乐,每十日行走大荒一次即可完成职责。”
  
  “而后,便经历了天地俱变,自己亲手犯下了巨大的罪孽,童年好友怒而拔剑诛杀了九个兄长,血债血偿,本来怀揣着无边仇恨痛苦,却看到自己的好友自尽在自己和父亲面前。”
  
  “自此长姐自囚太阴星,再不出现。”
  
  “母亲被父亲禁足不准再步履大荒。”
  
  “仇无可报,心无所依。”
  
  “而自己需要担负起当年罪责,以千万年的普照万物去补偿十日横空带来的后果,一日不得休息,也永远无法去看望母亲和长姐。”
  
  “如此的遭遇不能不说痛苦,而只要不曾被这岁月的折磨击垮,必然脱胎换骨,现在,祂的境界,已经足够被称之为太和阳这两个称号了。”
  
  “以你们人类的称呼……”
  
  “或许应该称呼他为,太上九霄至阳天尊?”
  
  卫渊:“!!!”
  
  老者感慨道:“不要这幅难看的脸色,五千年岁月,你自己都从一介凡人步步走到了现在这样的境界,为何会觉得自己的对手永远在止步不前,若是那样的话,以前也不会……”
  
  祂声音顿了顿,道:“罢了罢了。”
  
  “看来啊,说好的几顿饭,是吃不到咯。”
  
  不周山神拂袖起身,看到卫渊凝重的表情,伸手在他头顶一敲,洒脱笑道:“老夫说过,我不会插手人间和大荒的事情,嗯,最后再与你说说吧,你或许会觉得,这样强大的对手,人族该要怎么对抗……”
  
  “但是,不要钻牛角尖了。”
  
  “人间需要对抗的,从来不是太阳不是大日,就像过去,你们人间的国度之间的争斗,百姓不需要去和前线的兵将厮杀,而持剑的人也不用去尝试炒菜做饭,兵对兵,将对将嘛。”
  
  “顶尖的神应该交给顶尖的人族修士。”
  
  “寻常的人族也自有寻常人族应该面对的问题,只有他们能解决的问题,人间若要和大荒对抗,不应该是哪边那个才是正确的道路吗?还是说,狐狸崽你认为,力量才是一切?”
  
  不周山神微笑着道:“但是力量并非是一切,咆哮在山林的猛虎,和天上柔弱的飞鸟,在这世间的眼中,并没有什么区别,不过是生老病死,但是却同时有猛虎能做到的事情,和飞鸟能做到的事情。”
  
  “也因此,世间可以多姿多彩。”
  
  “我想,我虽然睡了很久,但是浩浩炎黄数千年的岁月,不该只有刀剑吧?应该也有其他的有趣的东西,值得留下来的东西,那将会是其他人的战场,面对岁月而悍然拔剑,拼尽了一生的智勇,传承意志和文化。”
  
  “而面对大荒的部分,则是你们这些战士的战场。”
  
  “人族,要和大荒各大部族的生灵竞争对抗,是整体的。”
  
  “是文化,是国家,是心气和精气神的,全部的对抗。”
  
  “而不仅仅是力量。”
  
  “你们的职责是护卫,可有些人的职责和天赋是创造,有些人的职责是将知识和价值传播给后代,你可以说,没有剑就没有这些,但是你能够说,代表着护卫的剑,比起代表传承的人,更重要吗?”
  
  不周山神手掌在卫渊头顶揉了揉:
  
  “拿起剑是为了守护,但是却不要本末倒置。”
  
  “若是所有人都只知道力量,那么你们要守护的那些东西,在哪里?只剩下了兵器和力量的炎黄,遗忘失却了其他,还是你们愿意为之拔剑,不惜赴死的那个炎黄吗?”
  
  卫渊道:“但是,或许总有一天出现那样惨烈的一幕。”
  
  老人的神色凝重下来,道:“那么。”
  
  祂道:“那就是你们的失职了。”
  
  不周山神起身,看着远处的天地广阔,白发微微掠动,身材高大,一身寻常布料的衣物,却俨然有令人难以忽略的雄浑气魄,老者长叹息,突而低语而歌:
  
  “天矣,天矣!”
  
  “八柱何当?东南何亏?”
  
  “九天之际?安放安属?”
  
  “四方之门?其谁从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