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页
目录 | 设置
下一章

第三八二章 东窗事发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张春发结果那些东西一看,一整套的朝天司百户行头,官服、兵器、法器、腰牌一应俱全。他立刻点头:“大人放心,我保证把大家安全带到。”
  
  孙长鸣又交代了几句,然后挥手放他离去。
  
  张春发出来之后,看着手里的东西却是五味杂陈:朝天司在寒门中的名声并不好,张春发曾经也在心中深深鄙视朝天司的“鹰犬”,但此时自己却要披上这一身虎皮……他倒是不抗拒,只是觉得造化弄人。
  
  “只要是跟着大人,哪里都一样。朝天司中又怎地不能修行?”
  
  送走了张春发他们,孙长鸣故意没有进宫,只是在住处和伍元机一遍遍的推敲飞车行宫的炼造方案,故意吊一吊皇帝的胃口。
  
  直到殿试开始前两天,两位机关大师筋疲力尽,却无比欣慰的一起看着眼前的图纸,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请前辈马上赶回九云宗,立刻开始炼造,我会让【万利生】将灵玉分批送过去。”
  
  伍元机问道:“这么着急?不如等到殿试结束,老夫保护大人回道望云崖,然后再回九云宗,大人的安危更重要,只是一个赵逍遥,老夫有些不放心。”
  
  孙长鸣可以借用黑衣剑姬的力量,一击之下甚至要超过第六大境的杀伤力,对于自身安全已经有了充足的信心。
  
  “时间不等人啊。”孙长鸣忧心忡忡:“前辈尽快回去,本官的安全……完全不必担心。本官还有别的安排。”
  
  伍元机不明白大人为何显得忧虑深重,但大人不想说,他也没有再问:“好,老夫这就出发。请大人放心,回去之后老夫立刻开工。若是人手不足,老夫会联络相熟的器师,一定用最快的速度将飞车行宫炼造出来。”
  
  孙长鸣郑重抱拳一拜:“托付给前辈了!”
  
  ……
  
  皇帝的确是急得抓耳挠腮,很想赶快知道今后自己每年到底能够从【万利生】拿到多少分红——这可关系到今后朕能够浪到什么程度呢。
  
  可是孙长鸣一去不复返,他派身边的太监去催了几次,孙长鸣都只是回道:“微臣在努力为陛下争取最多的份额,谈判并不容易,从别人口袋里掏钱,【万利生】也不好对付。”
  
  眼看着殿试就要开始了,皇帝一点不关心,他坐立不安的等着孙长鸣的消息。
  
  今天他又派了一個亲信大太监出宫去催孙长鸣,大太监到了孙长鸣的住处,还没开口呢孙长鸣就说道:“公公来得正好,下官正要进宫向陛下报喜,请公公在前院稍后,下官换好官服,咱们这就进宫。”
  
  大太监眉开眼笑:“陛下果然没看错人,孙大人是个忠心能干的臣子。大人请自便,咱家在这里等着。”
  
  孙长鸣回了后院,忽然有几个人翻墙跳了进来。
  
  几个人修为不弱,落地轻飘无声,却没能感应到院子里还有人——孙大人的修为,即便是不可以隐藏气息,他们也没本事发现——于是很尴尬的和孙长鸣来了个照面!
  
  双方都瞪大了眼睛,李无命等人临时逃脱,十分狼狈,他看到孙长鸣便一抱拳,歉意道:“慌不择路,没想到这里是孙大人的住宅,我们这就走,不会给大人添麻烦。”
  
  孙长鸣听到外面有些杂乱的脚步声,天空中还有修士破空的急促风声。
  
  “等一下。”孙长鸣猜到了一些,喊住他们:“跟我进来。”
  
  李无命犹豫,孙长鸣喝道:“快点!你想被抓住吗?”
  
  身边几个老兵推了一下李无命,李无命无奈的跟着孙长鸣进了屋子。孙长鸣问道:“谁在追你们?”
  
  李无命咬牙:“中狱指挥使宋公权!”
  
  孙长鸣哼了一声:“第六大境啊。说说吧,你们做了什么,堂堂龙蛇榜天骄,却被中狱镇抚司追捕?”
  
  几个老兵相互看了一眼,神情犹豫。李无命却一声叹息:“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可瞒的,大人也是朝天司的人,早晚都会知道。稽肃的那两次劫案,都是我们做的!
  
  大人若是想抓了我们,去朝天司领赏,就请现在动手吧。”
  
  这事情本来不会泄露,但是他们手上有了钱,想到飞熊军那些可怜的同袍,于是忍不住在京师采购了一批物资,分出了几个人带回去。
  
  这也算不得什么破绽,如果只是京兆尹和京营的人,根本查不到他们头上。但是皇帝前次因为秦公公的死,龙颜大怒下了旨意严查。宋公权的中狱镇抚司不得不豁出了力气去查。
  
  朝天司毕竟不是一般的衙门能比的,即便中狱镇抚司是朝天司五大势力中排名垫底的,也很快就找到了这条线索。
  
  宋公权立刻有了怀疑:你们一群南疆来的大头兵,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顺着这条线所一查,李无命就暴露了,他们在京营那些关系很好的少爷兵的暗中掩护下逃了出来,却没能逃出京师,被宋公权满城追踪。
  
  这事情说起来还是孙长鸣杀了秦公公的连锁反应,孙长鸣不能不管。而且南疆即将用兵,若是让李无命他们被治罪,南疆唯一一只能战之兵“飞熊军”必然寒心。
  
  孙长鸣沉声道:“都躲在这里,不准出去,外面自有本官应对。”
  
  “孙大人……”
  
  孙长鸣摆手:“交给我了。”
  
  他迅速换了官服出来,前院大门口,中狱镇抚司的人,已经跟阮三生派来的校尉对峙上了。
  
  阮三生手下这些人,哪里看得上中狱镇抚司?一个个鼻孔朝天,按着腰刀堵在门口,声音洪亮:“搜什么搜?你们中狱镇抚司还有本事查案了?嘿嘿,真有意思,老子进入朝天司七八年了,第一次听说你们这群货色也能办案子!”
  
  中狱镇抚司的人气的脸色铁青,大声骂道:“狂妄的混账东西!我们指挥使大人亲自督办、亲自出手捉拿案犯,再敢阻拦将你们一并捉了,让柳值自己来中狱镇抚司领人!”
  
  “放你娘的狗屁!几个废物也敢直呼柳大人的名讳?”双方顿时呛出了火气,中狱镇抚司的人拔刀上前,南狱镇抚司这边也毫不示弱。
  
  街道上传来了一声冷哼,如同一座冰山落下,迅速给双方的怒火降温。南狱镇抚司这边,整齐列开两侧,让出中间的通道:“指挥使大人!”
  
  宋公权负手缓步而来,第六大境即便是不刻意放出气势,也让南狱镇抚司这些人冷汗淋淋,肩头仿佛压上了千斤之重!在他们的视角中,正在逼近的第六大境,乃是随手拿捏他们生死的可怕冥神。
  
  “柳……大人还真是没有好好管教手下啊。朝天司本是一家,怎么出了你们这些不知好歹的蠢货!”宋公权一开口,也想直呼柳值大名——但他很快反应过来,柳值这段时间就在京师中。以第七大境的实力,很有可能方圆数百里之内,有人呼吾之名便能心生感应。手下的那些校尉直呼大名,柳值反倒不会跟他们计较,若是自己这样开口闭口柳值柳值的喊,那家伙弄不好下一刻就黑着脸站在自己面前了。
  
  所以宋公权临时改口,并且话里话外又突出了一个“团结”!咱们朝天司内部要团结。
  
  宋大人面对普通校尉,突出一个第六大境的威严,可能面对柳值的时候,也突出了一个稳健!
  
  孙长鸣昂然从内宅出来,朗声说道:“宋大人说的是,我朝天司本是一家,可宋大人为什么让人围了我的宅院?宋大人就是这样团结友爱的吗?”
  
  宋公权不惊反喜,终于让我逮到你小子了!还有两天就是殿试了,把你关进我中狱镇抚司,吾儿在殿试上就少了一个强大对手!
  
  他冷笑一声,道:“虽然朝天司本是一家,可朝天司上下,都是要为陛下效命的,本官今日乃是奉旨办案,孙大人,得罪了!”
  
  孙长鸣一眼看穿他的用心:“宋大人这是假公济私,想要将我关进牢里,错过龙蛇榜殿试,为马其志扫清障碍吧?”
  
  宋公权沉着脸不与他争辩,喝道:“将宅院里所有人都给我扣下,冲进去捉拿钦犯!找到犯人其余人等做同罪论处!”
  
  “是!”中狱镇抚司来了靠山,顿时振奋就要冲进去,里面却又走出一位大太监,不耐烦的甩着拂尘:“宋大人做的太明显了,你的用心咱家都能猜得到,咱家劝你悬崖勒马,陛下急着要见孙大人,派人来催了好几次了。你若是一定要抓人,跟咱家一起进宫,当面跟陛下说个清楚!”
  
  宋公权一愣:“陛下要见他?”
  
  大太监冷哼一声:“宋大人怕是不知道,孙大人这段时间圣眷正隆。快些将路让开!”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