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223.媒婆登岛来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王忆在知道这瓷罐的身份之后,就知道这个盖子会比较值钱。
  
  毕竟是王朝官窑的作品,而且上面有清晰的标记,这样的陶瓷器在收藏市场上是有价值的。
  
  但他没想到还能比蓝军邮值钱!
  
  蓝军邮多少钱?
  
  150万!
  
  当然他很快想明白了原因:“是不是这个盖子对于你朋友来说很值钱?他手里现在只有罐子,而五彩鱼藻纹盖罐整套包括罐子和盖子,一旦合在一起它价值将会倍增!”
  
  “不只是倍增。”饶毅说道,“一直以来我朋友——算了,我说实话吧,罐子不在我朋友手里,是你发给我照片后我对它有些印象,然后找了公司一个专门负责陶瓷器的鉴定师给看了看。”
  
  “恰好,是我那鉴定师跟买下瓷罐的人相熟,他们是朋友。”
  
  王忆听了他的话后欣然道:“饶总你人品不错,我可不知道这些消息,你尽可以忽悠我把这盖子卖给你们公司的,然后你去大赚一笔。”
  
  饶毅恳切的说道:“坦白说这种事我们这种行当没少做,但我们会给客户进行评级。如果客户是一次性的买卖,那我们或许会耍一些阴招去想方设法低价拿下标的物。”
  
  “可如果客户是优质客户,那我们会实实在在的跟人家交易,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成为长期合作对象。”
  
  “你是优质客户,我们庆古想的是怎么能跟你双赢,绝不想从你手里榨一笔快钱后放弃你这个客户,把你这么多资源拱手让给竞争对手!”
  
  这番话说的很实在了。
  
  王忆听的大受感动然后对饶毅更加警惕。。
  
  这个人是玩心理战的好手!
  
  他这番话说的很漂亮,但王忆要是完全相信他的话那就只能说太单纯了。
  
  饶毅是看碟下菜,已经大约知道他是什么样性子了,所以以真诚实在的一面与他来交往,以防将他逼回冠宝斋的门口。
  
  当然王忆觉得这一切都能理解。
  
  大家都是成年人,接触的时候彼此时间都很宝贵,别谈什么感情,直接谈利益即可。
  
  利益合得来那就可以合作,合不来那就拜拜散伙。
  
  这件事上饶毅处理的让王忆很满意,他把这个瓷罐盖子交给庆古来帮忙销售,然后还是老规矩给佣金。
  
  五彩鱼藻纹盖罐是个珍贵古董,饶毅跟他谈了挺长时间,他来联系客户,双方后面要找时间相见于一起。
  
  王忆挂了电话后看看时间不早了,他本来想去政府部门把天涯岛的租赁事宜给办了。
  
  现在来看时间上来不及了,于是先行回到了82年。
  
  82年的天气还很阴沉,随着傍晚来临,岛上雾气越发浓郁。
  
  还好雨势彻底消散,这样晚上可以继续放电影。
  
  王忆没事干,他拿了王向红、孙征南、徐横的照片出门,看到有学生在门市部门口晃悠便过去了。
  
  门市部里拥挤了十多個学生,他们在羡慕而好奇的围着王新钊和王丑猫吱吱喳喳,询问两人当掌柜和售货员的感觉。
  
  王新钊站在柜台里面、王丑猫在货架前好像很忙碌的收拾着货物,两人这会是屋子里最靓的崽。
  
  对于孩子来说能执掌门市部是梦幻般的事,谁小时候不想拥有一货架一货架的零食和商品呢?
  
  看到王忆进门,学生们赶紧站起来喊:“王老师好。”
  
  王忆摸摸他们的头,问王新钊:“生意怎么样?能算得了账吗?”
  
  王新钊响亮的说道:“王老师放心吧,保证能把门市部的账本算计的井井有条,昨天供销公司的宋阿姨来了我还跟她学习了怎么核算账本。”
  
  王丑猫跟着说道:“生意挺好的,昨天卖了不少东西,今天下雨人少,不过等会要看电影了,会有外队人来的。”
  
  王忆点点头。
  
  昨天从仓库搬回来好些箱子袋子,里面是方便面面饼之类的东西。
  
  他打开扎口的袋子拿出面饼分给王新钊和王丑猫一人一块,又拿了两块给其他学生:“
  
  你们自己分一分吧,分着吃。”
  
  学生们蜂拥而上围住了他,看向方便面面饼的眼神很渴望。
  
  王新钊稀罕的拿着面饼嘿嘿笑:“王老师,这个方便面怎么这么大?比我大姨给我家拿的大很多。”
  
  王丑猫迫不及待的啃了口面饼说:“肯定大,王老师的方便面就是大。我、就是王老师刚来的时候我来给王老师搞卫生,王老师给我下方便面吃来,不光大还很好吃。”
  
  “嘎嘣嘎嘣的脆,真香啊。”王新钊笑道。
  
  王忆笑道:“行了,你们分着吃吧,我有事先忙,王新钊、王丑猫,你俩看好门市部啊。”
  
  两人异口同声的喊:“时刻准备着!保证完成任务!”
  
  王忆背手拿着照片去大队委。
  
  这样学生们从后面看见了照片,便好奇的凑上来看,然后欢乐的喊起来:“这不是支书爷吗?”
  
  “这是相片,支书爷啥时候拍相片了?”
  
  “王老师是你给支书爷拍的相片吗?”
  
  王忆说道:“对,以后也给你们拍,放心吧,每个人都能拍一张。”
  
  学生们高兴了,一边吃分到的方便面一边欢呼。
  
  有几个学生对照片实在好奇,便追着他伸手要照片看。
  
  王忆把照片分给他们,他们看着照片讨论起来:“支书爷真威风,你看戴着黑墨镜在开船。”
  
  “我草,这是徐老师和孙老师,他俩才威风哩,你们看他俩穿的衣服,真好啊。”
  
  一行人嚷嚷着靠近大队委,王向红出来威严的说:“怎么不去上劳动课?嗯?你们闹腾一咦,王老师过来了?正好,你进来—哎哟,相片?你把相片洗出来了?”
  
  王忆收回照片把王向红的两套递给他。
  
  王向红赶紧摘掉烟袋锅去把照片拿到手里仔细的看,满脸的严肃转化为开心的笑容。
  
  研究了两眼照片,他忍不住的赞叹道:“王老师你拍的真不错。”
  
  “支书,什么不错?”徐横从大队委办公室里钻出来。
  
  脸色潮红、额头见汗。
  
  王忆问道:“你千啥了?刚干活了还是发烧了?怎么”
  
  “别、别说下去。”徐横冲他双手合在胸前做了个祈求的姿势。
  
  王向红收起照片挥手把学生们赶走,然后他低声对王忆说:“有人上门来给徐老师说亲呢!”
  
  “我糙?”王忆下意识的蹦了句脏话。
  
  这事太出乎预料了!
  
  徐横赶紧跟他说:“素质,王老师,为人师表的素质!”
  
  王忆赶紧拉扯了一下衣服,让自己尽量看起来素质很高的样子。
  
  王向红领他进大队委办公室,他看到会议桌一旁坐着两个妇女还有个姑娘。
  
  姑娘梳着大辫子,不染脂粉、浓眉大眼,五官周正、皮肤黝黑。
  
  很健康、很有时代特色的一个渔家妹子。
  
  王忆进门后有个穿着花布上衣的妇女就问道:“王支书,这就是你们学校的王老师吧?”
  
  “对。”王向红给王忆介绍了一下。
  
  问话的妇女是十里八乡都有名的媒婆宋大姑,旁边的妇女叫肖大丫,而健康的渔家姑娘叫石红心,她和肖大丫是母女。
  
  屋子里的氛围让王忆感到如坐针毡。
  
  他哪知道自己会碰上说亲这种事?早知道他才不来凑热闹呢,他宁愿去摇橹也不愿意凑这样的热闹!
  
  宋大姑自来熟,坐到王忆身边仔细看他说:“这就是咱外岛的大学生?真好,长得好、
  
  也有气质,不像咱外岛的后生,像是城里的干部子弟,好,真好。”
  
  “王支书,你们的大学生有对象没有?我这里有好几个好姑娘,都是十里八乡的俏后生,要不要给你们大学生说个媳妇?”
  
  王向红得意洋洋的说道:“这就不劳大姑你费心了,我们王老师有本事,他已经有对象了,那是个很好的女同志,跟他是天造地设的一双。”
  
  宋大姑哈哈笑:“是吗?这么好的姑娘呀?叫出来让我瞅瞅行不行?”
  
  王向红摆摆手。
  
  宋大姑给他一巴掌:“咋了,你王支书现在不干党支部书记千起保密局工作了?”
  
  “不是,人家女同志不在我们岛上,回城里了,等以后有机会介绍给你认识。”王向红说道。
  
  宋大姑笑得眯起了眼睛:“哎呀,原来是城里的姑娘,好、真好,看出王老师有本事来了”
  
  “宋大姑。”肖大丫欲言又止。
  
  今天的话题不应该是我家姑娘和这个黑牛一样的汉子吗?怎么扯到了别人身上?
  
  宋大姑一拍手说道:“把我大妹子给冷落了,你别着急,咱都是自己人,有啥话说啥话但不用一口气说出来,对不对?慢慢聊着嘛。”
  
  “那啥,红心,你跟这徐老师一起出去走走,你们年轻人要多聊聊,我们老头老太太自己也聊聊。”她招呼石红心站起来。
  
  石红心有些羞涩的看了徐横一眼,然后还是落落大方的站起身来。
  
  王向红和王忆看向徐横。
  
  徐横没了一直以来的滚刀肉风采,这会又是尬笑又是搓手,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王忆看的搞笑,便扯了他一把说:“徐老师你领着女同志在咱们岛上转转,去门市部拿两瓶汽水——算了,你们慢慢转悠,我让学生给你俩送过去。”
  
  门口有几个小孩在探头探脑,他出去招招手低声说:“快去给王丑猫说拿两瓶汽水,不用开瓶盖,然后给徐老师送过去。”
  
  小学生们立马狂奔。
  
  之所以不用开瓶盖,他是给徐横一个表现机会,徒手开瓶盖这样的神奇表现。
  
  两人走出来,王忆便拍拍徐横的胳膊说道:“徐老师是部队转业来我们生产队支援学校的教育工作,你们可以聊聊当兵的事。”
  
  这是一个军中才出好男儿的时代,石红心一听这话顿时两眼放光彩:“徐老师你还当过兵?”
  
  “当、当过几年。”徐横无助的向周围看看,有些发虚。
  
  王忆不管他了,王向红在办公室冲他招手。
  
  他进去后看见三个长辈正围在一起看照片,肖大丫吃惊的问道:“王老师你还有照相机?还会照相片?你们支书说这都是你照的?”
  
  王忆说道:“对,都是我照的,那啥,待会走之前我也给你们拍个照片,然后留个地址,等我洗出来我给你们邮寄过去。”
  
  “邮寄啥呀。”宋大姑高兴的一拍手,“让徐老师给我们送过去不就行了?正好他也去我大妹子家里认认门。”
  
  肖大丫吃惊的问:“给我们拍?那不好,现在拍照片挺贵呢,我们生产队长家小子结婚去县里拍过照片,花了十好几块钱呢。”
  
  王忆说道:“没事,咱这个自己拍,我有朋友能洗照片,让他给你们洗就行。”
  
  宋大姑拿着王向红的照片看,指着说:“支书你瞅瞅你,还带着个黑墨镜、手里扶着方向盘,真时髦呀,你成了城里船厂的老船长。”
  
  王向红笑得合不拢嘴:“都是王老师捣鼓的,我、哈哈,我就跟着瞎凑热闹,哈哈,拍的行,王老师那啥你给我留几个字,这是我跟天涯二号的合影留念。”
  
  王忆点头说好。
  
  肖大丫看向其他照片,那上面是孙征南和徐横的英姿勃发。
  
  她指着孙征南说:“这个男同志在哪里?怎么没见过他?大姑你来看,这男同志也好,
  
  看着就一身正气!”
  
  宋大姑凑上来一看立马点头:“是个好青年、好小伙子,一表人才呀,他也当过兵吧?
  
  一看那个站姿就看出来了。”
  
  王忆说道:“对,当过兵,也转业到我们学校来当老师了,他在部队是班长,很厉害。”
  
  “确实厉害。”宋大姑赞不绝口,“他有没有对象?他没有对象我给他介绍个好姑娘,这样的小伙子在咱外岛少见呀,咱的好姑娘却很多,一定有个跟他很般配的。”
  
  “我家二闺女还没婆家呢。”肖大丫低声说。
  
  宋大姑听了笑:“你这是准备来一趟天涯岛,把你家俩姑娘都给嫁出去?一趟办两事?
  
  一箭双雕?”
  
  她又问王向红:“支书咱先不说班长的事,咱先说徐老师和红心,怎么样?他俩是不是挺般配?”
  
  王向红摩挲着照片想点烟,可又怕烧了照片只好放下烟袋杆,说道:“从咱们的观感来说,他们确实般配。但现在是那个新中国了,对吧?新中国建立三十多年了,不兴旧社会父母包办婚姻,讲究自由恋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