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页
目录 | 设置
下一章

543、连晋授剑,先秦练气术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剑锋交错之间。
  
  在白贵显露败相之际,连晋有若蜻蜓点水一样,脚尖一点,向后纵退数步,他收剑入鞘,拱手道:“立公子剑招娴熟,只是底盘稍弱,假以时日,立公子超过连晋只是时间问题…”
  
  他这话半真半假。
  
  他能看出来白贵的剑术实力尚可,不过他只以为白贵之前请过名师,但学艺不精,所以对上几招后,就落入了下风。
  
  只不过……他可不认为白贵今后的剑术能超过他。作为大剑客,他还有这一些自傲的。
  
  然而再怎么说,赵立都是公子,他是门客。
  
  得捧着来!
  
  “红缨公子果然名不虚传,连师傅的剑术,依本公子之见,列国之中,难以与之可争雄者。”
  
  白贵也收了干将剑,客套了一句。
  
  一些凡俗世界的低级剑术,他想要超过连晋,估摸着以这幅身躯,连带着干将剑潜移默化的改造,大概一两日就可。
  
  但学艺要有出处。他固然可以假托是自己开窍,但这个理由相比于拜了连普这个名师,从而剑术大进,还是差的远。
  
  连晋心底喜悦,他打定主意投靠巨鹿候赵穆。现在立公子如此看重于他,可想而知,他未来必受巨鹿候信重。
  
  比剑结束之后,连晋开始教剑。
  
  两日时间,他的剑招就差不多就倾囊相授了。
  
  倒不是他慷慨大方,而是巨鹿候的权势在这,而白贵是他的徒弟,又是巨鹿候之子。剑术只是巨鹿候之子一项傍身的技艺,并非是什么谋生的技巧。犯不着和他抢饭吃……。
  
  相反,教好白贵,他获取的财富、权势才会更多。
  
  此外……,白贵这个巨鹿候之子,亦有四大公子之风,交往之间,让人如沐春风,也无藏私的狭隘心思了。
  
  临近王宫比武的最后一天。
  
  “剑术技艺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呼吸法。”
  
  连晋眼神闪烁,教导道。
  
  明日他就要前往王宫赴宴,和项少龙比武。他纵然不惧项少龙。可还是要留上一招后手。若是他不幸战败,下场难免是一个死字。
  
  可若是……。
  
  “呼吸法?”
  
  白贵将干将剑收鞘,讶然了一声。
  
  呼吸法,这三个字,他可不会陌生。
  
  “不错,正是呼吸法。我之所以能剑挑列国,与我悟出来的呼吸法不无关系,剑术结合呼吸法,能比他人出剑更快、力气更大、耐力更强…
  
  连晋循循善诱,介绍这呼吸法的好处。
  
  他这呼吸法,实际上是得自阴阳家的邹衍所授。
  
  “可否长生?”
  
  白贵笑了一声,问道。
  
  他作为人教嫡传,手上握着万般法术,千种道诀。连晋所言的呼吸法,他初听还有些诧异,但稍一细思,也就明了。
  
  连晋所习的呼吸法,应大概相等于马师傅曾传授给他的全真道龙门派的道家子午功。大致的上限也就是到达百日筑基之境。
  
  张道长也未曾达金丹之境,他修的是尸解仙。
  
  “或有人因此而长生。”
  
  连晋沉吟一会,答了一句,“穆天子寻西王母,东海有蓬莱三岛。神仙之事,连晋不可知…”
  
  要是真可长生,他哪会追求什么世俗富贵。
  
  “还请师父授我呼吸法。”
  
  白贵点头,也不多说,让连晋传授他这呼吸法,或者说先秦练气术。
  
  连晋的目的,以他的见识和心机,哪会不明白。巨鹿候赵穆不是仁慈之主,要是连晋落败,失去了利用价值,今后下场难料。
  
  此外,比武场上刀剑无眼,可能伤和死,就在那么一瞬间。若无权贵之人保他性命,漠然看他去死,也不是不一定。
  
  连晋将呼吸法传给白贵。
  
  不过他只传授了一半,仅能让白贵吐纳气息,感触到一丝奇妙,“立公子天资卓绝,不愧是侯爷之子,先前立公子问连晋,可否有仙。现在连晋相信,若是公子一直修炼此道,成仙之事,或可真有其事”
  
  “只是成仙非是一时半会之事,待连晋王宫比剑之后,再传授公子后面的呼吸法。”
  
  连晋笑道。
  
  白贵也不介怀,随意应付了几句,就让连晋离开。
  
  如今的连晋实则還是乌府門客,只不过暗中投靠了巨鹿候赵穆。授他剑艺,一是巨鹿候为了让他多习剑術,强身健体,二则是坐实此事,让连晋连反悔都反悔不了。连晋剑招被他学去了,乌府岂能容下连晋。
  
  赵国朝堂之中,赵穆与乌氏倮为敌,二人都深受赵王赵丹信任。只不过乌氏倮暗媚于秦国,得到了赵王猜忌,欲要铲除乌氏。而连晋也是察觉到了乌氏的岌岌可危,于是转投了巨鹿候赵穆。
  
  次日。
  
  王宫设宴,庆贺赵国廉颇大败燕军之事。
  
  自长平之战后,赵国国力衰弱,燕王喜也要分一杯赵国的羹。于是派遣了栗腹、卿秦攻赵。廉颇尚老,犹能出战,率老弱之师击退了燕军,
  
  并且取得了大胜。于是,赵王命廉颇继续伐燕,欲要掠其地,来补赵之衰。
  
  白贵作为巨鹿候之子,也在邀宴宾客之中。
  
  他今世身是巨鹿候之子,巨鹿候赵穆类于魏国的龙阳君。所以赵穆和赵王宫后宫的妃嫔关系也是不错,连带着他和王宫的王子、公主亦是不错。
  
  所以他早早就就座在了王宫宴席之列。
  
  且在一众王子、公主之中。
  
  “倩公主,何必频频盯着我看……”
  
  白贵跪坐在案几之后,他品尝了一口酒菜之后。就见旁侧的一个贵气少女一直在盯着他看。这少女一袭大红宫裳,和列座的淑女并无诧异。
  
  趙是火德,崇尚朱赤。但她的妆容却和一般淑女有着些许差别,左右的云鬓各插着三根朱钗,眉心点着一颗朱色花钿。
  
  打扮妩媚,可举止间却有股气朗神清、冰清玉洁的感觉。
  
  “立公子,是不是你父候撮使我父王让我远嫁魏国的?”
  
  赵倩咬牙切齿,恨声道。远嫁他国,做一国的夫人,虽也算是富贵至极了。可因此远离母国,到别国去,哪有在本国做一个公主来的适从、快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