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402章 动我下试试 13800字章节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听到突然出现的少年说自己是“封棋”时,为首男子忍不住在心中嗤笑。
  
  可当看到少年化身血色恶魔,他顿时无法淡定了。
  
  传说中的故事里对封棋的能力有过详细描述,其中就讲到了封棋拥有化身血色恶魔的能力。
  
  但这些传言始终被他们认为是虚无缥缈的故事。
  
  觉得穿越时间线的封棋会在千余年后归来的传闻,只是前人虚构出来的,目的是为了让当代人坚定相信未来,并永远对未来心怀期待。
  
  封棋的传说被他们视为一种凝聚人心的手段。
  
  想到这里,为首男子望向已经化身为血色恶魔的少年,回想少年刚才的容貌依稀觉得确实与那位十分相似。
  
  听着如战鼓擂动般的心跳声,强烈的压迫感下为首男子下意识后退了好几步。
  
  “你真是封棋?!”
  
  强烈的恐惧下,为首男子艰难开口询问道。
  
  封棋没有回答,身上的气势开始节节攀升,萦绕体表的墨绿色火焰顿时暴涨,心脏好似踩下油门的发动机,发出沉闷的撞击声响。
  
  就在封棋准备出手时,他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现在的他是拥有特殊体质的主时间线,每次击杀猎物都能将对方的血脉潜力吸收,并将其从时间线上抹去。
  
  那是否说将面前这些人奸全部杀死后,他们将永远消失在所有时间线中。
  
  这时旁白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响起:
  
  【应该不会错,被你击杀后他们将彻底从所有时间线中抹去,即使你重新开辟一条牺牲线,但他们再也不可能出现了。就算他们的母亲再次怀上了他们,但这一胎必然是死胎,或是诞生完全不一样的孩子,总之被你杀死的他们永远不可能存在了。】
  
  听了旁白的解释,封棋点头。
  
  望向半边脸扭曲的为首男子,封棋内心的杀意涌动。
  
  他想到了曾为星城建城而浴血奋战的先辈,想到了在课堂上慷慨激昂,想要为人筑起脊梁的老王,想到了补给前线将生命奉献给全人类的年轻战士……还有蔚薇在实验室无数个日夜通宵达旦的努力。
  
  他可以接受人族忍辱负重,为了族群的延续而短暂屈膝,去寻找重新崛起的契机。
  
  但这些改造后的未来人已经触碰到了他的底线。
  
  他们想要活着没有错,但不该将屠刀挥向同类,并甘愿当一条领域族群的狗。
  
  彻底断了脊梁,也就不配为人。
  
  想到这里,封棋心中的杀意化为实质化的稀薄血浪朝前方席卷。
  
  为首男子显然也意识到了危险。
  
  席卷而来的杀意气息令他感到胆颤的同时,他能清晰感觉到有大量负面情绪不断往脑海里灌输。
  
  瞬间犹如跌入负面情绪海洋。
  
  他感受到了压抑在封棋心底的各种负面情绪,绝望、恐惧、悲伤、愤怒,等等。
  
  这些负面情绪封棋始终压抑在心底,此刻伴随杀意席卷前方。
  
  还未等封棋出手,为首男子就在封棋的负面情绪灌输下情绪崩溃了。
  
  只见他表情惊恐地接连后退数步,一屁股摔倒在地,彻底丧失了战斗的勇气。
  
  “先撤!”
  
  这时站在为首男子身后的几名队员快步上前,架起为首男子就要撤离。
  
  封棋也在这时动了。
  
  他决定抹去这些人奸的痕迹,让他们永远消失。
  
  驾着为首男子想要撤离的两名队员只觉得黑云压顶,抬起头就看到封棋庞大的身躯已经来到跟前。
  
  还未等他们展开反击,就看到硕大的血色拳头在眼前放大。
  
  轰!
  
  地面轻颤间血色浪潮将他们吞噬,当血色浪潮褪去,他们连骨头都没能剩下,仅留下三团血色雾气悬浮于空中,最终被封棋的身体吸收。
  
  他在这时转头望向小队剩下的成员,身形再度化为残影。
  
  仅用了不到一分钟时间,小队剩下的队员皆化作气血被封棋吸收。
  
  做完这一切,封棋主动散去血源形态,随后重塑肉身。
  
  目光扫过天命组织剩余的成员,他迈步来到明显是领头人的江铭跟前,蹲下身:
  
  “你的情况如何?”
  
  “我没事……你……你真的是封棋?”
  
  虽然心中已经有了答案,毕竟眼前的少年与流传至今的封棋照片中的模样完全一样,但他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虽然始终都在坚持破晓派系的路线。
  
  但对于封棋是否真的会来,他也有过怀疑,也曾认为这只是前人留下的善意谎言。
  
  他们继续贯彻破晓派系的路线,更多的是希望人族能自强崛起,而不是给领域势力当奴仆,彻底断了脊梁。
  
  但此刻传说变为现实,他的内心掀起滔天巨浪。
  
  “我是封棋,我回来了。”封棋在此时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听到这番话,江铭的情绪明显激动起来。
  
  “既然您回来了,您会带领人族重新崛起是吗?”
  
  面对询问,封棋一时语塞。
  
  他的目光扫过一旁同样神情期待的破晓组织成员,内心尴尬。
  
  他能理解江铭此刻的心情,也可以肯定自己在历史中的形象显然被美化了。
  
  他所在的时代,星城制定的未来计划以稳定内部与发展为主。
  
  最初的目标是为了让他见证1500年后的星城发展,以此作为未来人类崛起计划启动时的参考目标。
  
  但到了现在却变成了他会带领人类崛起。
  
  这种描述显然被神化,甚至变成了某些还在坚持者的信仰,更是对迷茫未来的一种美好寄托。
  
  【看来破晓派系对你充满了期待,或许是为了建立人类对未来的信心,总之在他们眼里你出现后会带领他们崛起……尴尬不,我不怀疑你有能力带领破晓组织的残部在末世崛起,并在末世中建立起一个小势力,但……小黑肯定有话说。】
  
  旁白的这番话,正是封棋心中所想。
  
  他倒是有心带领残存的破晓组织崛起,但小黑它不允许啊。
  
  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建立起一个势力却需要时间沉淀,他根本没有时间去守护人类势力的扎根崛起。
  
  现在该如何回答江铭的问题,封棋心中犯难。
  
  答应是一种欺骗,不答应他又不忍心辜负这些破晓后人的坚持。
  
  这时候开口拒绝,对于面前这些坚持者而言太过残忍。
  
  给了希望再给绝望,无疑会让人精神崩溃。
  
  思索再三,封棋决定先了解一下人族现在的情况。
  
  想到这里,他望向江铭开口询问道:
  
  “和我说说人族现在的处境吧。”
  
  面对询问,江铭没有犹豫,当即点头详细述说起现在的人族情况。
  
  通过江铭的讲述封棋得知。
  
  到了今天,还在坚持的破晓派系成员已经不足3000人。
  
  他们以小团队的形式分布于星城的各个角落,依靠领域兽肉等资源谋生,同时还要遭受“新人类”的迫害。
  
  听着江铭的讲述,封棋逐渐对破晓派系的发展困境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待江铭讲述完破晓组织现如今的状况,封棋随即询问道:
  
  “新人类那边的状况如何?”
  
  “他们已经沦为领域强族底下的奴仆势力,发展处境也不容乐观,基本上逐年都在减员,强族只征收他们创造的利益,却从未保护过他们……他们的付出换来的不过是强族随手赐予的一种寄生体改造方式罢了,说是当狗都算高看他们了。”
  
  听到这番话,封棋心中唏嘘不已。
  
  人类的未来处境竟然会这般艰难,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仔细想来,之前有几条时间线的星城能依靠庇护所屹立至未来,或许还有老迷的功劳。
  
  毕竟那时候的老迷才是星城幕后的掌控者。
  
  他肯定暗中击退了大量想要渗透星城的潜伏势力,让星城的发展始终没有处于崩坏边缘。
  
  但这条牺牲线没有老迷,伴随着星城内部新思想的诞生,与外界接轨的呼声越来越高,最终还是让外部势力找到了渗透星城的机会。
  
  前人的努力就此功亏一篑。
  
  将星城打造成人类堡垒的想法伴随着新思潮涌动而破碎。
  
  【前人栽树,后人拔树,你能改变一个时代的思想,却无法改变每一个时代。】
  
  封棋在这时点头。
  
  旁白说得没有错,他有能力改变一个时代,却无法影响自己不在的后时代。
  
  听完了江铭的解释,他忽然明白黑玄当初说的那番话有多么真实。
  
  现在看来人类崛起计划需要面对的挑战还有很多。
  
  当初他以为只要不断提升人族的底蕴就可以创造出屹立于未来1500年后,与万族争霸不落下风的人族。
  
  但现在看来,人族内在的发展也是他需要重视的大问题。
  
  人族的发展犹如开往未来的列车,途中需要经过许多岔口,这时候每一次的选择都会让人族迈向完全不同的未来。
  
  该如何让人族的发展不走歪路,是他今后需要考虑到的一个问题。
  
  思绪翻涌间,他望向了江铭:
  
  “带我去见见他们吧。”
  
  “好。”面对封棋的请求,江铭郑重点头道。
  
  他在这时挣扎着站起身,目光扫过几名已经死去的组织成员,眼中浮现一抹伤感。
  
  接下来在封棋的帮助下,江铭等人将同伴的残躯埋葬,随后往东启程。
  
  往东而行,沿途的高楼依旧破败。
  
  可以看出现在占领星城的“新人类”根本没能治理好这座城市。
  
  用江铭的话说,现在的新人类也不过是在苟延残喘罢了。
  
  这座城市中有着许多新人类都无法抗衡的领域怪物不说,周边还有其他实力远比新人类更强的势力。
  
  新人类在夹缝中求生,解决内部矛盾的唯一办法就是继续追杀天命组织成员。
  
  也只有在天命成员身上,他们才能找到些许心灵藉慰,并以此缓解内部的压力。
  
  至于新人类效忠的强族,它们根本不会理会新人类这支势力的发展问题,与新人类对接的也只是强族里的中下层人员,强族的高层或许都不知道有这么弱小的附属势力存在。
  
  不知走了多久,他们来到了一栋建筑前停下了脚步。
  
  这栋建筑十余米高,看起来十分残破,建筑的左半边已经垮塌,露出了生锈弯折的钢筋,墙面还爬满了绿植,岁月的沧桑感迎面而来。
  
  跟随江铭走入建筑内,沿途走道地面布满裂纹,领域植物顽强的顶破水泥浇筑的地面生长出来,挤满了整个走道。
  
  沿着被踩出来的通道七拐八拐后,他们来到了角落处。
  
  江铭这时上前,掀开了角落处的大石块,顿时露出了一条向下的通道:
  
  “这是我们天命组织的主要根据地。”
  
  【你们人类真有意思,深得地道战精髓啊,总之打不过就挖地底秘密基地,啧啧。】
  
  无视了旁白的吐槽,封棋跟着江铭等人走入地底通道。
  
  顺着通道斜坡走了十余米,前方的视线豁然开朗。
  
  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个约莫猩红秘密基地一半大小的广场,里面搭满了帐篷等设施,如同一座难民营,但在这里封棋并未看到人影。
  
  跟着江铭继续往里走去,不远处一座正在冒烟的金属熔炉吸引了他的目光。
  
  似乎看出了封棋的疑惑,江铭在这时解释道:
  
  “那是用来制造营养膏的机器,那是我们最主要的食物。”
  
  听到这番话,封棋心中唏嘘。
  
  跟着江铭来到一处帐篷前,江铭径直拉开帐篷挂帘走了进去,封棋当即跟上。
  
  这座帐篷占地40平方米左右,里面陈设简单,除了书桌与椅子,还摆放着一个书柜,里面塞满了文件与书籍。
  
  只见一名身穿铠甲的中年女子坐于书桌前,正在用某种金属石擦拭蓝色佩剑。
  
  她在这时抬起头,看到江铭身边的封棋顿时表情一愣
  
  短暂疑惑后,她的表情逐渐变得震惊。
  
  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眼睛所见,她豁然站起身,来到杂乱的书柜前从里面抽出了一本泛黄的书籍。
  
  连续翻页后,她仔细打量起书籍上的图片,随后再次抬起头望向封棋。
  
  “你……你是封棋?”
  
  中年女子的语调发生明显变化,眼中尽是不可思议,甚至隐隐有泪光浮现。
  
  【看来你确实已经成了这些最后人类的信仰,或许他们怀疑过传说的真相,却还是将这个传说当成了黑暗中的唯一依靠。】
  
  面对询问,封棋在这时点头:
  
  “我回来了。”
  
  听到这番话,中年女子终于忍不住情绪,眼泪顺势流下:
  
  “我的爷爷等了你一辈子,我的父亲等了你一辈子,我以为我也会等你一辈子……你回来了。”
  
  “辛苦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封棋心中不是滋味。
  
  他能理解面前女子内心的感受。
  
  身处末世,人类未来已无出路,挣扎求生中需要一个精神寄托。
  
  而他就是天命组织成员唯一的精神寄托。
  
  【或许他们也觉得传说虚无缥缈,你永远不会出现,但即使是传说,至少给他们带去了对未来美好的期盼……未来人太难了,我都不知道你接下来该如何解释了,不解释不是,解释又会给他们带去彻底的绝望,诶。】
  
  旁白忍不住在这时感慨道。
  
  “你既然回来了,会带领我们重新崛起对吗?”中年女子眼含热泪,神色期待地询问道。
  
  与江铭相似的问题,封棋却不知该如何回答。
  
  深吸了一口气,封棋最终还是决定坦白真相,毕竟小黑迟早会到来,他还是得离开这里。
  
  “或许……我会离开。”
  
  “为什么?”女子表情瞬间呆滞,神色间充满了不敢置信。
  
  “我能留在这个世界的时间很短暂,我有心帮助你们重新掌控星城,带领你们崛起,但小黑不会给我时间……”
  
  听着封棋解释,女子的表情从期待逐渐变得绝望。
  
  看到女子表情变化,封棋心中不是滋味。
  
  甚至觉得自己不该在这时候出现,毕竟带去希望再给予绝望远比没有希望更残忍
  
  他不出现或许还能让天命组织的成员继续带着期望在末世挣扎求生。
  
  但现在希望破碎了,他们将彻底跌入绝望。
  
  听完了封棋的讲述,女子跌落在座椅上,神色间充斥着绝望。
  
  “我们等了你很久……”
  
  女子喃喃间眼泪不停落下,心中的信仰也在此时崩塌。
  
  传说中,那个男人归来时会带来希望与光芒,带领人类势不可挡的崛起,为人类开辟出一个美好盛世……但一切都是假的。
  
  “对不起。”
  
  面对封棋的道歉,女子没有理会。
  
  她在这时低头望向摆放在书桌上的蓝色佩剑,眼神逐渐空洞。
  
  “如果可以,我愿意为你们一战。”
  
  听到这番话,女子缓缓抬起头来,目视封棋。
  
  “我虽然无法引导你们的未来发展,更无法帮助你们重建人类文明,但我可以为你们与那些效忠领域族群的家伙一战,试着帮助你们摆脱面前的困境。”
  
  封棋知道自己无法改变未来人的结局。
  
  毕竟现如今的人类太弱了,而1500年后的今天却有着无数领域强族。
  
  他根本无法力挽狂澜让人族瞬间登顶巅峰,成为能够与强族抗衡的超级势力。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试着帮助未来人扫清那些背叛者,给他们创造一个相对安全的栖息地。
  
  “你要替我们与叛徒一战?”
  
  “嗯,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我会争取在有限的时间里拼尽全力为你们而战。”封棋语气坚定道。
  
  女子再次低头望向摆放在书桌上的蓝色佩剑,眼神逐渐变得坚定。
  
  “既然未来已无希望,倒不如放手一搏。”
  
  她在这时望向江铭开口道:
  
  “江铭,去联系各分部集合,告诉他们封棋回来了,准备打响反攻战。”
  
  江铭在这时点头,随后转身走出了帐篷。
  
  待江铭离开后,女子眼神坚定的望向封棋:
  
  “封棋老祖宗,我知道您曾为了人族的崛起不懈奋斗,也曾为星城的未来规划好了方向,作为当初那一批追随您的先辈后人,我们愿意继承祖辈的理想,继续追随您与叛徒决一死战。”
  
  从女子的话语中封棋能听出来,她显然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封棋能理解她此时的心情。
  
  既然未来没有了希望,继续坚持已经毫无意义。
  
  最后时刻,倒不如带着希望战死在通往未来的道路上。
  
  他在这时点头:
  
  “好!”
  
  数小时后,封棋与女子走出了地底基地。
  
  站于破败建筑前方的大石块上,等待中不断有身影陆续到来。
  
  当看到封棋的那一刻,他们的眼神都亮起光芒。
  
  “封棋老祖宗。”这时一名约莫五六岁的孩童来到封棋身边,指着他奶声奶气道。
  
  “你认识我?”封棋蹲下身。
  
  “爸爸妈妈说你是人类希望……让我长大了等你回来。”
  
  伸手揉了揉孩童的脑袋,封棋的眼眶湿润。
  
  对他的信仰还在继续传承,正如女子所说,他的祖辈都在等候他的归来,她也继承了祖辈的意志,于绝境中守望他归来的那一刻。
  
  目光扫过穿着残破铠甲,眼中放光的后辈们,封棋心中燃起了火焰。
  
  无论结局如何,这一次为你们而战。
  
  女子在这时来到了封棋身边,望向下方人群开口道:
  
  “他回来了。”
  
  瞬间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响起。
  
  “现在他决定带我们与叛徒最后一战,你们做好准备了吗?”
  
  这一次,热情的吼声响彻云霄。
  
  心中的憋屈在此刻化为了肆意的咆哮。
  
  为了这一天,他们等待了数代人,那是他们父辈、祖辈的遗愿。
  
  此刻,他们终于等来了希望。
  
  女子在这时望向封棋。
  
  明白女子意思的封棋在这时举起手臂,随后轻捶心脏位置:
  
  “为了人族而战。”
  
  看到熟悉的破晓手势,众人短暂惊讶后,跟着封棋的手势照做。
  
  此刻,封棋在他们的脸上看到了希望。
  
  脏兮兮的脸庞无法掩盖他们眼中的惊喜与期待。
  
  女子这时来到封棋身边轻声道:
  
  “封棋老祖宗,既然未来已无希望,那就带领我们最后一战,这也是我们对坚守理想的祖辈一个交代。”
  
  ……
  
  星城南区。
  
  高耸的围墙在南区建起了一座城中之城。
  
  只是这座城市的建筑十分诡异,表面附着一层会蠕动的血肉,从高空俯瞰这座小城更是令人不寒而栗,整个城市如同人体器官般蠕动与跳动。
  
  城内的居民更是诡异。
  
  他们的半边身体与半边脑袋被某种诡异生物寄生,模样狰狞而可怕。
  
  此时城中心的一栋血肉建筑内,一个浑身被血肉寄生生物缠绕的男子正通过高空无人机画面观察着接近而来的天命组织。
  
  天命组织这次大规模的聚集,已经引起了他的关注。
  
  他本想趁此机会将始终在暗中骚扰游击的天命组织一锅端,却没想到这次天命组织竟然主动来犯。
  
  感到诧异的同时,他从中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
  
  他很疑惑这些苟延残喘的破晓后人到底何来的勇气。
  
  高空无人机镜头在这时拉近,他在这时注意到了领头的一个少年。
  
  仔细打量后,他觉得这个少年的长相莫名熟悉,却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短暂思索后,他的眼神逐渐变得惊讶,有些不敢置信的喃喃道:
  
  “封棋?!”
  
  对于封棋,没有哪个人类不熟悉。
  
  包括自称为新人类的他们。
  
  与天命组织打了这么多年,他怎么可能不知晓那群顽固的家伙心底唯一的希望是什么。
  
  但封棋的传说在他眼里只是虚无缥缈的故事罢了。
  
  穿越时间线的描述更是假得离谱。
  
  如果封棋真能随意穿梭时间线,为何不在星城最动荡的时期到来,从而稳定住星城崩坏的局势。
  
  究其真相,封棋的传说显然只是被虚构出来的善意谎言罢了。
  
  此时通过屏幕望着那张熟悉的脸庞,他不由得愣住了。
  
  “他回来了?!”
  
  这种情绪从惊讶逐渐往惊恐发展。
  
  身为当年新城先进派系的后人,他们的祖辈也曾尊敬封棋,将其视为人类崛起路上的先驱。
  
  只是这份感情逐渐变了质。
  
  现在的他们无疑站在了曾经人类的对立面,立场早已不在封棋那边。
  
  此刻看到封棋那张熟悉的脸庞,男子内心升起了强烈的恐惧。
  
  如果说封棋对天命组织,对破晓后人而言是一种精神信仰与寄托,那么对他们这些效忠领域族群的人类后人而言,无疑就是噩梦。
  
  只是他们曾坚定认为这个噩梦注定不会出现。
  
  强烈的窒息感涌上心头,他想到了传说故事中的描述。
  
  封棋将带领人类崛起。
  
  这其中的人类,显然不包括已经效忠于领域势力的他们。
  
  没有任何犹豫,男子果断拿起摆放在一旁的联络器,表情狰狞道:
  
  “全员集合,准备作战!”
  
  话音落下,男子站起身往门外走去,体表的血肉在这时交织缠绕身体,形成了一套血肉铠甲。
  
  很快血肉小城内人影接踵,纷纷朝着城西方向聚集。
  
  身处末世,小城内基本做到了全民皆兵,与星城内外的领域生物交战更是常态。
  
  动员十分迅速地进行着,大量身影来到了城头方向瞭望远方。
  
  等待中,视线尽头出现了密集的人影。
  
  此时他们还不清楚要面对的敌人是谁,但内心还是无比紧张。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