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九百七十一章 元始持剑,三招杀你!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好久不见温和的语气,安定的神色,却连周围的血色雷光那喧器可怖的声音都无法将这声音压下。
  
  虽然轻微却又声声入耳入心。
  
  “你!”浊世雷尊瞳孔收缩,看着那一双眼睛,明明外貌虽然不同,但是安静从容,莫名让她心底发寒,仿佛看到了无可匹敌的深渊,亦或者说无星无月,浩瀚深邃的长空,让她止不住地感知到寒意,却也不知,亦或者不敢面对这种本能栗的感觉究竟是什麼。
  
  石夷已经大步赶来,提起双拳。
  
  青衫龙女献背后显出了浩荡磅礴,钟山赤水之气象。他们都是战斗经验极其丰富的高手。
  
  尤其针对浊世作战,都有心得。
  
  一瞬间气息交错。
  
  石夷占据大地,龙女凌空而动,已和卫渊组成了三才之势,气浪滔天,震动苍弯。
  
  将血色雷光,浊世类尊封锁其中。
  
  石夷难得语气稍提,道:“卫渊,出手!”
  
  “这是浊世雷尊,身负当年清界雷神的道果,必须把她留下!“
  
  似是这一声低喝把浊世雷尊唤醒了。
  
  血雷轰然鸣啸。
  
  石夷和献同时出手。
  
  却打空了。
  
  因为他们预判错误了雷尊的选择。
  
  血色的雷霆仍旧是霸道喧器,但是却不再是一往无前,而是猛烈无比地朝着后面的方向疯狂退去,素来刚猛霸道,攻敌无双,有进无退,无可匹敌的雷尊。
  
  主动地退后了!
  
  刹那之间血雷横空,卫渊右手握着那柄有着先天雷霆纹路的长枪,丝丝缕缕的雷霆奔走,却都奇妙地没能够伤到他分毫,
  
  那女子惊怒异常地看着他,似乎终于想到了他是谁却又因为恐惧因为害怕而不敢开口,
  
  石夷那张干年不变的脸,都在一瞬间闪过了一丝丝惊愕和茫然。
  
  逃跑了?!
  
  刚刚那蕴含有霸道血色雷霆的一枪,距离那白发少女只有短短的一指的距离。
  
  但是她的脸上仍旧是一如既往地没有什么情绪的波动和涟漪,只是展开双臂拦在了道人面前,幽深的眸子里大而无光,不起涟漪,仿佛对自己的生死也不放在心上。
  
  收回双臂,宽大的袖袍垂落下来。
  
  因着刚刚的劲风,鬓角的发丝稍稍有些乱。
  
  想了想,还是用那毫无波动的语气道:"你恢复了?
  
  “是。"
  
  卫渊看着前方那位面颊被斩出狰狞痕迹的浊世雷尊,右手五指握合,剑气层层叠叠地暴起,伴随着一声凄厉哀鸣,掌中那一柄其上镂刻有无数的血雷天地符文的神兵刹那之间,彻底湮灭,化作齑粉,顺着道人五指滑落下来。
  
  然后他自然地伸出手,按在白发少女头顶上揉了下。温热的掌心,熟悉的感觉。白发少女瞪大了眼睛,下意识抬起头,看到那道人脸上带着熟悉的微笑,揉了揉她的头发。
  
  微微弯下腰来,脸上着暖意,眨了下右眼:
  
  “可能是因为你一直都是好孩子。”
  
  “所以我就回来了啊。"
  
  白发少女瞪大眼眸,忽而想到了一干多年前躺在病榻上的老者说的话。
  
  要做个好孩子啊。
  
  要不然的话,我可能会变成凶猛的厉鬼来教训你的啊。
  
  青衫龙女担优刚刚的劲气血雷伤到没有道果,实力不强的白发少女,身形一动已经来到旁边,略带担优道:“阿娲,你怎么”她声音微顿,怔住,看到素来都是面无表情,神色冷淡的少女仍旧还是瞪大了那一双幽黑无光的眸子。
  
  却有大滴大滴的眼泪滴落下来。
  
  连青衫献都怔住,好一会儿才道:“阿娲,你哭了.“哭?“
  
  白发少女伸出手,还是像是当年那样捧着眼泪。“不一样.
  
  “不难受。"
  
  她双手交叠抚着胸口,神色安宁而柔和。
  
  脸上似乎闪过了一丝丝一纵即逝,仿佛层花却也同样灿烂美好地让人目眩神迷的微笑:
  
  “很开心。”
  
  “眼泪也可以是开心的吗?”
  
  卫渊心中一口气吐出,眉宇微抬,酣畅淋漓。
  
  看着那边身材高挑,穿着甲胃的女子,步步走出:“我记得你。””一干六百余年没有见了,当年那一剑,是否还在痛?”
  
  浊世雷尊咬牙道:"果然是你!"
  
  石夷略有讶异,缓声道;“卫渊你认得她?
  
  内搭劲装,
  
  外罩宽袍的道人剑指微抬,一缕剑意森森。流转不息,已经锁定了那女子眉心。无风无波无浪之处,却自有一腔凌冽剑意长存。袖袍罩万物,微微鼓荡,卫渊平淡答道:
  
  “她脸上那一道剑痕,是我所留。“
  
  石夷神色微凝。
  
  浊世雷尊下意识抬手,捂住了横贯了她右眼和大部分右边脸颊的剑痕,一身气机剧烈鼓荡,只是不知道是因为惊怒,还是因为那一干六百年,仍旧挥之不去的恐惧,卫淵左手背负身後,右手并指如剑,道:
  
  “唯愿天下剑客。”
  
  “皆不得好死。”
  
  他踏出一步,周身气机凌厉若剑,道:我亦是剑客。
  
  “要不要试试看?”
  
  浊世雷尊咬牙,周身的气机暴起,引动了天地万象,雷霆奔走,森罗如狱,看着那手中连一柄剑都没有的道人,此刻心中竟然没有了战意。
  
  竟然仿佛眼下这个道人在没有剑的时候,比一干六百年前更为恐怖。
  
  越看越觉得压力巨大。
  
  越看越觉得无可匹敌般的压追感。
  
  那道人仿佛和天地一般巨大,只是垂眸冰冷地看着自己。
  
  "你!可恶!“
  
  浊世雷尊心中的战意不断消解,最终突而猛地一咬嘴唇,流出鲜血,刺痛刺激神魂,眉宇当中重新回到凌厉,双手一握,
  
  出现了一柄巨大无比的长柄战斧,其上有着原初的雷霆符文,有无数的雷光在那战斧之上缠绕不休,仿佛是那最初撕裂昏沉天地的第一道弧光,散发出不可匹敌的威势。
  
  “我承认,你是本座这一干多年来挥之不去的心魔。正是因为你当年那一剑,我这么多年来,才会对于剑客充斥敌意。”
  
  才会因为敌人用的是剑而震怒万分,控制不住自己。
  
  浊世雷尊缓声道:"但是这只是过去,只是往日的错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