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章

第五百零三章 围杀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在此地,无法脱身,我欲以一缕剑之道则借借剑,道友可愿?"
  
  时铭神色平和,眉目间闪烁着紫光,看不清真实容貌,有一种缥缈空灵的道韵.
  
  "我欠下诸多因果,哪里谈得上借字!"叶凡俯身一拜,双手奉上青铜古剑,感情真挚地说道.
  
  看着跪拜的叶凡,时铭目光微动,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麽.
  
  他探手一摄,无始石殿爆发出千万缕紫光,如一簇簇星河般璀璨,仙气激荡,划出无数道惊世的诡异,割裂虚空,向前斩去.
  
  "嗡!"
  
  剑鸣声动,光阴流转,岁月化为有形物质,扭曲了一切事物,交织成一块紫色剑符.
  
  "此符蕴含了我的一丝时间法则,可灭斩道,亦可横击古圣!"时铭轻语,声音平和温润,带着古朴的风烟,弥漫四周.
  
  "能够斩杀圣贤!"
  
  叶凡眼中映着剑光,千锤百炼的身躯不断颤动,被时光之剑震撼,难以平静.
  
  这种秘器比残缺圣兵还要惊人,需要耗费大修士的诸多心力,在外界很少见.
  
  想着故乡的父母,叶凡想拒绝,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他真的很需要这枚剑符,去中州祖庙搏一次星空通道!
  
  原本想恳求前辈送他回归家乡,不过对方真身无法抽离,开口也无用.
  
  剑符缭绕着紫光,喷薄瑞彩,比星辰更加璀璨,落在了叶凡身前,绽放神曦,瑰丽而璀璨.
  
  叶凡顿首,眼中有泪光.
  
  遭遇多次追杀,和姬家反目成仇,甚至直面姬紫月的亲人,这一切让他内心疲倦,也是他想回去的原因.
  
  刚才的梦境也让他悲伤不已,亲人\故友全部逝去,那种哀恸简直要淹没他,让他喘不过气来.
  
  也只有在这位长辈面前,他才能不掩饰自己的感情."是为姬家事烦忧?"时铭目光流转,见叶凡蕴泪,有些动容.
  
  他轻叹一声,大袖一挥,紫山石壁变幻出一扇混沌门.
  
  一息之间,一张银灯照亮四周,披散璀璨银辉,瑰丽的红潮化为光雨,充满了这片区域.
  
  混沌气流转,一架古老的龙车驶来,出现在石殿内.
  
  辇架银痕交织,古朴苍茫,由一位紫焰神玉女圣灵拉车,犹如一位至尊的座驾.
  
  珠玉帘摇动,绽放着彩光,里面清辉流动,朦朦胧胧,坐着一位神秘存在.
  
  "小凡,将仙剑呈上去!"时铭自饮着梦道茶,平淡地说道.叶凡不敢直视辇架,恭恭敬敬地将铜剑奉上.
  
  紫玉圣灵接过青铜剑,送入了辇车内.
  
  下一刻,龙车踏涤着风云气,消失在了混沌光雾中,像是从来没有来过一样.
  
  "醒梦!"
  
  没等叶凡来得及反应,紫光蒙蒙,犹如梦境坍塌,周围仙雾一片片剥离凋零,显示出了真实的色彩.
  
  三十六道秘纹图一掠而过,没入了山石内.
  
  他身前的石桌也不在,只剩下一只醉倒了的狗!
  
  "大帝,等我过去找你,小黑一直都在,我和你并肩作战!"
  
  "你父母寿元充沛,我在地球是赠予了一株古药给他们,无需担心!"
  
  "半个月,地球,爸\妈,等我回去!""欲破开桎梏,难\难\难!"
  
  "青帝......化仙池青帝重现,可惜无缘一见!"
  
  "只有这点能耐吗?十招之内斩你!"银发青年冷笑,大喝道."你这样耗费本源,支撑不了多久!"
  
  羽化神将大笑,幽幽道:"有混沌体在,本尊何惜一具圣灵体,这具躯壳禁锢了我多年,早就应该舍弃了!"
  
  "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十招斩我!""让你看看我神朝仙法!""碎星!"
  
  "飞羽登仙!"
  
  "魔女后裔,这些人都被你古祖所杀,等我杀了这个水灵,便出去将你的所有血亲灭杀,让你也知道我的痛苦!"
  
  "算了,还是砍死债主了事!"苏羽摇头,内心愈发平静."噗!"
  
  "控兵不精,高估你了,有了极道帝兵却不会用,庸才!"羽化神将哂笑,目光很轻蔑.
  
  "死!""铿!"
  
  "没想到羽化神朝还有人自封了下来!"一位老道人洞开虚空,淡淡地说道.
  
  "两件至尊法器,你们......""噗!""是外界的极道势力吗?"
  
  "一个羽化后裔就想逆天,让羽化来都不行,杀!"
  
  "这种存在应该生而为准帝,甚至出世就证道,为什麽只是大圣?""轰隆!"
  
  "君临天下,呵斥至尊,不愧是我......"本皇注定要打破轮回问不朽,踏入仙域!大黑狗嘴角留着口水,坐着美梦,不愿醒来.看着说梦话的黑皇,叶凡神色恍惚,只有手中的剑符告诉他一切为真."半个月后,来紫山寻我,我好归还仙剑,到时候我会带你回去.忽然,叶凡响起温和的声音,让他内心掀起巨浪,激动后大笑,原本的担忧一扫而空,只剩下喜悦.山河异域,他最担心的便是父母,想要趁早回去,又恐惧返回地球后父母不在.每次梦到那种情景,都让叶凡很难过.叶凡目光闪亮,眼中重新燃起了焰火,像是两枚黑宝石.他将大黑狗收入万物母气鼎内,随后走出了石殿,他要去见一些故人,特别是当初一同来北斗的同学......东荒中域,一处木殿被推开,一位老道人走了出来,目光深沉,看向了中州方向!在他身边还有两个灵动的少女,大的那个已经出落地亭亭玉立,像是一株含苞待放的青莲.下一刻,中央天阙内飞出一道青光,纵天而去.身穿陈旧道袍的老人一步踏出,无数太初之光披散,道纹交织,撕裂了这片空间......圣灵祖地,混沌古界.神药园圃内,一个年轻男子驻足在金乌不死药前,久久不动.这是一个天纵之姿的奇男子,丰神如玉,拥有一种盖世的伟力,站在那里,独特的气韵压天,一个人可镇压宇宙八荒,超越神明.他拥有一种盖世的英姿,眸子灿烂,黑发浓密,披散在肩头背后,神姿伟岸,超然世间.宛若一尊仙王转世,整个人是这样超然而又强大!活出第二世的盖九幽摇头,叹息了一声.靠不死药果实活出一世,对法则\道悟方面不会有任何加持,他依旧是处于上一世那个状态,立身于准帝境的绝巅,步入了至尊门槛.部分大龙探入仙台!这个境界已经很强了,纵观万古,除开大成圣体\大成霸体,靠自己走到这一步的人很少,没有多少,都是惊艳万古的人物.不过,盖九幽的九幽道果被天道之痕所伤.即使重活一世,道果上的伤痕犹在,密密麻麻,难以祛除.这是他强冲帝境的反噬,是天道降下的刑罚.那一日,天道借青帝留下的道统,演绎出了一道青莲帝体,将他重创,那些痕迹万古不灭,如附骨之疽,让他难以重临巅峰.靠着参悟金乌不死药,盖九幽抹去了四缕道伤,这个数目和道果伤痕的总数比起来微不足道.年轻男子自语,眼中泛着仙纹,深邃无比,像是蕴含了一片星空.他对青帝有一种执念,此生此世都无法消除!忽然,盖九幽眸光一凝,念动诸天,视线横跨一个大域和无数阵纹,看到了中州祖庙内的交战,也看到了空间源流中的四位大圣.知晓结果后,盖九幽步履微动,来到了菩提古树前,又开始悟道之旅.他要尽可能地完善道果,最好可以极尽升华!等庇护苏羽成长到准帝后,他还想纵天一战,再战一次青帝道法......中州祖庙,三十六重天,混沌席卷,响声巨大.兵戈碰撞声震天,一座座神山崩碎,乱古帝斧\吞天魔罐吞吐混沌,散发出恐怖的极道威压.另一处边,羽化神将银发倒竖,浴血而狂,和水灵疯狂厮杀,一式式羽化秘术打得后者不断倒退,有极道帝兵压至都无用!苏羽屈手一招,将那些滴落的圣灵血摄来.对方夺舍了一尊圣灵,流出来的血价值无量,承装在银玉葫芦中,晶莹剔透,像是一颗颗银钻,美的瑰丽,散发着淡淡的芬芳.和忧声音缥缈,背后水火道纹交织氤氲,化为一轮大道之环,散发着恐怖的气息.听到这句话,和忧目光微冷,她也是圣灵一族,对对方夺舍圣灵的行为很在意.和忧催动乱古帝兵,不断打出法印,通过帝兵施展出自己的太阴仙术,威力大的惊人.抛开某些特殊情况,只有大圣才能彻底复苏极道帝兵,他们可以凭借着帝器打出各种妙术,远不是大圣能抵挡的.即使是初阶准帝,若没有极品准帝器抗衡帝兵锋芒,同样无法对抗极道神威,需要耗费大量精力对抗帝威.原著中的螣蛇,靠着祖上那位离证道只差一步的老祖落下来的螣蛇剑图,也没有抗住几下帝器轰击,很快便魂归九幽了.以羽化神将展露出来的战力,凭借玄妙道法可以压至和忧,绝对没有击杀水灵的能力.银发青年大喝,右手持天戈,左手掐动法诀,施展出了羽化大帝传下来的秘术!羽化神将以心头血血祭银戈.瞬间,他眉心上银光纷扬,九枚银星熠熠生辉,这是他曾经修出来的道则印记,承载了他的道果!下一刻,三枚银星碎尽,银发青年脸色煞白,气息灰败了起来,随后又不可思议地重回巅峰,而且极尽升华,短暂登临了极境!碎星,意味着道法消逝,需要重新修回,这个过程很艰难,因为需要重塑之前的大道伤痕.登临准帝境界的银发青年呼啸日月,气动山河,那杆镶嵌着羽化青金的战戈也贯穿着璀璨花纹,散发着澎湃的准帝气!那些帝鼎碎片这一刻也彻底复苏,极道残纹被点燃,气息极为摄人!一戈劈下,带着苍茫的帝威,无数异象飞出.那是一座高居三十三重天的帝庭,其中仙阙无数,天门巍峨巨大,一派仙家景象.宫殿内,一些虚影都很强,多为圣人,更远处还有七尊准帝,他们的烙印不灭,散发着凌厉的气息.随后,无数虚影飞升,统统羽化,没入了银戈内.这一戈触动天道,有一丝无敌的道韵,将乱古战斧击退,兵主也被打飞了出去,承受不住那种凌厉的战意.银发青年状若疯魔,嘶吼道.苏羽目光紧锁,人有些麻,寻债的来了.这种血仇他可担待不起.要不要,讲出实情.让对方去荒古禁地报仇!他已经摇人过来了,在进来之前就通知了紫微星域,确保万无一失!一戈,两戈,三戈......五戈,五道银光纵横天地,跟一杆又一杆箭羽似的,杀伤力惊人,可以洞穿帝气,伤及帝兵后的兵主.和忧连续持斧粉碎四道戈影,一时泄力,躲闪不及,被第六道银光击中.一道手臂飞落,冰蓝色的神血洒落,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着七彩的光芒,很美丽.和忧脸色苍白,另一只手紧握着乱古战斧,气息骤降,身形都有些不稳.她的左臂伤口处,无数羽化道纹不断流动,像是侵入她的体内,搅乱她的法力,给她带来了很大的影响.被束缚的那段时间影响了她,让这位圣灵并未恢复到巅峰状态,造成了现在的景象!风起云涌,光芒冲霄,银发青年体内蕴满了毁天的力量,手中的天戈扫出,三十六重天瞬间崩开,一道斩破一切的银光呼啸而出,带着鬼泣的呜咽声,让人胆寒.这一戈带着一位复仇者的怒意,瞬间便斩破沧溟,破碎虚空,爆发出一丝丝开天辟地的气息.和忧脸色苍白,目光却愈发宁静.她仅剩的那只玉手白皙纤细,紧握着银斧,身躯始终挡在了苏羽身前,让后者很触动.银戈落下,水灵晶蓝色的眼眸始终无澜,仿佛将生死置于度外!千钧一发之际,一道仙光划破永恒,快的不可思议,从无穷远处飞来,缭绕着混沌光,威势无匹,直接劈飞了银色天戈.羽化神将脸色变幻,召回道兵,再次轮动战戈,恐怖滔天,无以伦比,释放一缕缕恐怖气机,想要斩下这尊圣灵的美丽头颅!空间扭曲,一根苍翠欲滴的枝条破空而出,将水灵庇护在内,万法不侵,承受住了这次杀戮之力.苏羽将和忧救回来,拿出神泉和药王,炼化成药液,亲手服侍着她吞下.后者有些抗拒,但是身负重伤,根本无法起身,只能默默承受着.另一边,赤光万丈,一座银色岛屿上,一条又一条星光垂落,陀余元圣头顶一件赤霞神炉,宛若一位火焰神祇.在他身边,禄存星君催动着斩仙葫芦,目光很冷漠,像是要杀尽一切!羽化神将眸光变化,内心警惕到了极点,提防着第三人.那道救下水灵的剑光很陌生,也最为强大!虚无之中,一口仙剑无声无息,缠绕着三道仙气,刺了下来.这口剑并不凌厉,气息虽然也达到了至尊器,却让人心神欲裂,动都无法动弹.银发青年灵魂颤栗,靠着百战余生的经验,强行让身躯偏移了一点,险之又险地逃出了生天,半边身子被斩了下来,血如盆涌,模样很渗人.仙光澎湃,瑞彩千条,一条金光大道登临此界,十二品净世白莲轮转而出,上面坐着一道缭绕青光的身影,烛龙灯照破万古,血红色的灯芯璀璨无比,悬浮虚空中.看着四位持有至尊器的大圣,银发青年心里很冷.即使他战力绝伦,也承受不住帝兵围杀,这么多皇道法器,只要同时打出神威,足以粉碎一切,低阶准帝都得落荒而逃.莲台中传出一道清冷的声音,随着一只手探出,通体为天青母金,璀璨瑰丽,缭绕着清辉,让人移不开实现.一时间众人皆惊,这竟是一尊圣灵,而且还是准帝神金通灵而成的圣灵!青玄道人内心疑惑,不过并未停手,直接复苏青莲帝兵,打出了一道碧绿仙光!同一时间,离火神炉轻颤,覆压九重天阙,威凌万古,直接砸落下来!斩仙葫芦呼啸天地,葫芦口出现一道金印,荟聚一片星辰空间,斩出了一道璀璨白光!净世白莲轮转,生死道源熠熠生辉,映照出了一缕生灭之光,杀伐如狱,让人难以抗衡!苏羽也催动了吞天魔罐,打出了一道吞噬剑光,想要将其打成灰烬!一时间,五道皇道之力破碎苍穹,打破了三十六重天的界膜,这片天地间鬼哭神嚎,血雨腥风,让人脊背冒寒气,空间都被绞碎了,震动了北斗大地.银发青年内心冰冷,这是必死之局,即使靠着碎星秘法挡过去,他的状态也会差到极点,逃不过对方的追杀!万般无奈之下,他连碎六星,燃烧了自己的所有道则,整个人气息陡然升高,登临了另一个境界.他轮动战戈,口中吞吐日月,散发着摄人的气机,硬撼五件皇道法器!在大圣境界,这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传奇经历!翻遍古史也找不出这种人!一时间天地摇动,极道复苏,一道道巨大波动扩散.羽化神将浑身浴血,只剩下一个头颅和一只手臂,神色癫狂,挥舞着战戈冲杀了出去,快到不可思议,如银色雷霆一般冲破了三十六重世界隔膜,步入了外界,想要逃出生天!众人反应迅速,各自催动着皇道秘器追了上去.和忧此时恢复了不少,靠着药王修回了手臂,催动着极道武器撕裂空间,杀了过去.她虽然性格平和,却很记仇!对方根本跑不了,身上有多重至尊器留下的烙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