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狼狈 > 第89章 没有回

第89章 没有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辛说:“我也没有说过一个字,我要跟楚玉在一起。”
  
  她说着说着,情绪不太对劲了,前几天她其实给褚随打过电话的,不过他没有接:“我那天是不是就只是说我知道是楚玉救我的了,然后说得走了,你好好想一想,我有没有说跟你断了之类的。”
  
  赵辛自从生了孩子以后,也不是那种很能受委屈的性格,眼眶又矫情的红了。
  
  褚随有点喜出望外,他有些激动的抱住了赵辛,不过后者反倒躲了好几下,他依旧野蛮的把她给搂到了自己面前,说:“不是我故意不回复的,我没有看见。”
  
  赵辛其实是有些不相信的,褚随紧跟着加了一句:“我最近生病了,住院了都,可能病糊涂了,没有留意未接电话。”
  
  当然,病是不重的,只不过这个时候拉出来,能博取几分同情。
  
  赵辛果然关切的问:“没事吧?”
  
  “没事,也没有那么严重,就是有点发热。”褚随觉得今天出来这个选择实在是太正确了,他本来只是怕她一个人待在外面不安全出来看一看的,没想到竟然还有意外的收获。
  
  对他而言,真的没有比这个还要叫人开心的事情了。
  
  “接吻吗?”他懒洋洋的问。
  
  男人表达开心的方式从来都是直接的。
  
  “……”
  
  “不愿意?”
  
  赵辛有点无奈:“我刚刚才吃过东西,嘴巴里面全是味道。”
  
  褚随说:“你以前睡前哪天不吃东西,我什么时候嫌弃过你了?”
  
  一般来说,不就直接办事了?
  
  赵辛仔细想了想,这点其实不假,褚随的确是没有在这方面计较什么,就算她吃完一些重口味的,他要下嘴那也下嘴了,他活得这么精致的一个人,却从来没有开口说过半个字。
  
  但是她是个女人呀,女人总是喜欢美好一点的,在这种袒露感情的时候,怎么能这么随随便便的就亲了,赵辛看到过一个接吻时女方嘴巴上沾着韭菜的是怕,她光是想一想,就觉得太让人接受不了了。
  
  只不过赵辛也阻止不了褚随就是了,他已经朝她凑了过来,赵辛纠结了一会儿,也不想破坏这么美好的氛围,到底是顺了他的意。毕竟两个人说起来可能老夫老妻了,年纪也不小,但是规规矩矩的谈情说爱,那基本上没有。
  
  赵辛想一想,也觉得挺亏的,她年纪一大把了,就没有经过什么朦胧的,羞涩的初恋,她一开始,就直接进行了人家的最后一步,而且那一晚的记忆还不怎么好,她还记得很清楚,那会儿褚随整张脸臭得很,一点都不怜香惜玉。
  
  赵辛以前以为,大部分男人都是这样子的。直到这几天张晓蝶因为她要走了的事联系她,两个人无意中聊起这事,张晓蝶说自己第一次的待遇很好,即便对方是个人渣,对她也可甜可甜了。
  
  张晓蝶说,男人在吃饭的时候,性格比小绵羊还要温顺,叫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
  
  后来得知那个男人是姜沉的时候,赵辛落差感更加大了,姜沉可是狠起来连张晓蝶命都要要的男人,他占便宜的时候都能温柔。反观褚随可没有,反而让她都不敢说话。
  
  褚随退回去的时候,说:“那你这几天怎么都不过来看孩子?”
  
  赵辛疑惑的看着他:“我去看过孩子啊,我就算不要你,也不可能不要我闺女的。”
  
  生孩子那么辛苦,怎么可能说给别人就给别人,反正赵辛是做不到。离开孩子几天,她就已经很想孩子了。如果不是外在原因,她也想时时刻刻守在孩子身边。
  
  褚随有些幽怨的说:“你还说不要我呢?”
  
  他都快要有心理阴影了。
  
  赵辛顿了顿,心情又有些沉重起来,她犹豫了一会儿,说:“褚随,我今天出来,确实是为了表明我的心意的,我喜欢你,这个是没有办法变的。喜欢这种事既然一开始就是你先入为主了,一开始好感的媒介,确实是因为你救了我,但是那是好感不是喜欢,喜欢靠的还是后来的相处——”
  
  渣男就是惹人爱么。
  
  赵辛一边打量着褚随,一边继续说:“不过我要跟楚玉走,也是事实。我不确定我……什么时候能回来。也许很快,也许……”
  
  她说不下去了,因为这意味着分别,虽然她不是不要褚随了,但再要相见,其实也没有那么容易。
  
  褚随察觉到赵辛语气里面的哽咽,哪怕她已经很努力的想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他还是听听出来了,赵辛每次一难受,他也会跟着难受,只不过以前大部分表现为不耐烦,现在他做不到这样了。
  
  “没事。”他安慰道,“又不是生离死别,咱们当初不也分开两年过,要是没有我女儿,咱们还彻底掰了呢,没什么过不去的坎。”
  
  褚随一边说,一边握着赵辛的手,跟他比起来那是很小的一只,比他的手要凉很多。
  
  赵辛觉得他看上去挺不在意的,这让她好过了很多,但转念一想,她都这么担心,他却一点不在乎,又让她有点不高兴了。
  
  这女人啊,可不就是矛盾呢么。
  
  沉思了很久,赵辛觉得还是不计较这个了,她想了想,说:“你等我三年吧,三年我要是还没有回来,就允许你变心,找一个能对我闺女好的人娶了。毕竟也蛮久了,不算你对不起我。”
  
  “三年?”他挑了挑眉。
  
  赵辛被他这吊儿郎当的语气气得恨不得踹他两脚,抽回手瞪了他一眼:“你要是嫌弃久了,你要明天我一走就找也成,那是你的自由。”
  
  他笑了笑,眼底的笑意更加明显了,把她那只逃跑的手又重新捉了回来:“开个玩笑而已,别说三年了,三十年我也能等,没那么容易被其他女人拐跑了,我还有一个闺女要养呢,哪里有那个闲工夫跟别人撩骚。”
  
  赵辛听了他的话,反而有点愧疚,“万一你……这当中跟人家好了一段时间,也成。”
  
  “成什么成,好给你以后留下吵架的借口,抓着我骂我无力反驳是吧,我才没有那么蠢呢。”
  
  赵辛心里划过一阵暖意,她忍不住主动抱了抱褚随:“那我放心走了。”
  
  “成啊。”
  
  “你要好好的,也要好好带女儿。”
  
  “放心,我就算饿死自己,也亏待不了她的。”褚随保证道。
  
  赵辛今天交代的事情差不多已经交代完了,也就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必要了,她在他怀里窝了一会儿,才起身说:“那我先回去了。”
  
  “嗯。”
  
  司机已经在不远处等着了,赵辛正要过去,突然又被褚随给喊住了:“我送你过去,行吗?”
  
  赵辛想了想,说好。
  
  ……
  
  她本来以为,他大概是还有话要跟自己说。
  
  不过一路上,褚随都没有开口过,只是车速开得有点慢。
  
  可再慢,那总是有到达的时候的。
  
  赵辛下车的时候跟他说:“那我进去了。”
  
  “等一等。”褚随突然开口道。
  
  赵辛回过头去看,不远处的路灯打过来,她才得以真正看见他的侧脸,她只觉得褚随是原来瘦了很多,应该是这几天生病瘦的,刚刚海边黑,她都没有看清楚。
  
  褚随艰难的说:“我虽然可以等,但你尽量,尽量早点回来,行不行?”
  
  “好。”
  
  “那就没有什么想说的了,再见。”
  
  赵辛说:“再见。”
  
  但他们谁也没有立刻就走,默不作声的看了对方好一会儿,赵辛才转身进了屋,当她换好鞋子的一刻,手机响了,她拿起来一看,是褚随的消息:[明天我就不去送你了。]
  
  赵辛没有立刻回复,而是半夜睡觉的时候,回了个好。
  
  ……
  
  第二天褚随果然没有来送她。
  
  张晓蝶来了,褚媚来了,就连不太联系的苏绣也来了,就是没看见褚随。
  
  褚媚没有多说什么,只叫她要保重。
  
  张晓蝶笑着跟赵辛说:“我会替你看好褚随。”
  
  赵辛笑了笑,“你怎么能过来?”
  
  “姜沉跟他女秘书约会去了,要几天才回来,我偷偷跑出来的。”实际上,是她打电话给姜沉,后者知道她是来见赵辛,就没有拒绝她了。
  
  “姜沉的女秘书……”赵辛皱眉,她一直以为姜沉或许跟石妍比较好。
  
  “没有我好看,身材也不如我,甚至也没有我有个性,也不知道姜沉图她哪一点。”张晓蝶沉思片刻,心不在焉的说,“大概活好。”
  
  赵辛:“……”
  
  她算是明白姜沉不喜欢张晓蝶,为什么还会跟她发生关系了,这时不时语言带了点颜色,总会有控制不住的时候。
  
  苏绣因为之前也跟姜沉好过一段时间,在现在这个“正室”面前,一句话都不敢说。
  
  张晓蝶也充分展示了自己正宫的地位,看向苏绣时,眼底都是下挑,不屑一顾的。
  
  她跟赵辛说了好一会儿话,才让了道:“行了,你说吧。”
  
  张晓蝶走到一边跟褚媚聊天去了。
  
  苏绣兢兢战战的走到赵辛面前,迟疑了一会儿,说:“楚玉的身体还好么?”
  
  赵辛微顿,意味深长的扫了她一眼。
  
  “还好。”
  
  “那就好。”
  
  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在另外的人身上。
  
  赵辛很快上了飞机,这边一群送行的人也散了,楚宿看着张晓蝶,下意识的躲得远远的。
  
  但是很多时候,越怕什么,越是会来什么,楚宿被他父亲提溜上去跟张晓蝶打招呼了。
  
  “张小姐,好久不见。”
  
  “叔叔好。”她的视线有意无意的从楚宿身上扫过。
  
  楚宿毛骨悚然,他当然记得之前她差点成为自己未婚妻的事,好在后来楚玉上阵,她跟楚玉有了婚约,自己这才算是逃过一劫。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张晓蝶这姑娘挺奇怪,让他有些怕怕的。
  
  “有空来家里坐坐,咱们两家关系,那是还可以的。”楚玉父亲道。
  
  “要是有空了,我肯定会去的。”
  
  楚宿心道,千万别来!
  
  来了指不定是想做什么呢。
  
  “小蝶一个人出来也不容易,你去送送她。”楚玉父亲又发话了。
  
  楚宿:“…………”
  
  “小蝶她有司机来接她的吧。”楚宿讪讪。
  
  “没有。”张晓蝶笑了笑,“那就麻烦楚宿哥了,我一个人正好不太方便,家里的司机都去忙其他事情了。”
  
  楚宿欲哭无泪。
  
  他当然拒绝不了。
  
  张晓蝶坐在他的车上一直打量他,他也忽视不了,冷汗直冒,却愣是假装看不见。
  
  “你怕我。”反倒是副驾驶上的女人先开口了。
  
  楚宿心道,你的死对头姜沉,我也挺怕。
  
  不过他又觉得这一对挺配的,一个男魔头,一个女魔头,天造地设简直。
  
  张晓蝶凑过去了一点点:“你怕我做什么?”
  
  还不是怕你对我下手。
  
  “你是弯的,还怕我?”张晓蝶慢慢退回去,“我还能让你改变自己的取向不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