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深耕黑暗 > 第五章 恍然大明白

第五章 恍然大明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庙内无僧风扫地,天高有月佛前灯。
  轿子的门帘被掀开。
  掀开门帘的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他的头发往后随意的扎起,面颊红彤彤的,看起来已经有了些许醉意。身上穿着一件剪裁得很合身的黑色武士服,披着深红色葫芦双喜纹的披风。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赤黑金的镯子,腰上面挂着一块赤黑色的牌子,非金非木。脚上踏着的是一双小牛皮软马靴。
  轿子里充满了鲜花,一张小桌子上放着美酒。
  花香醉人,酒更醉人。
  琼淳正少年。
  少年英俊,香花美酒,美人如玉。
  琼淳这样的少年,为什么会来这样的一个破庙?为什么会带着鲜花美酒来到这么个地方。
  他是为了曹武英来的吗?
  好像不是,他似乎并没有看见曹武英,就仿佛这个破庙里并没有曹武英这么个人,只是自顾自的喝着美酒,和身边的少女调笑。
  曹武英好像也没有感受到他们的存在。
  他只是孤独坐在桌旁,手紧紧地握住腰刀。身边没有鲜花,没有美人,更没有酒。仿佛有一道看不见,摸不着的空气墙把他隔离在欢快的气氛之外。
  门外的舞乐声,时而低缓,时而激昂。拔高时仿佛有一对情侣在打情骂俏,低回时又好似两人在窃窃私语。如同春风吹过树梢,老树吐绿,玫瑰初开,闻之让人如沐春风,如行春郊,如饮甘琼,乐曲弦律流畅连贯,悠扬宛转,余音绕梁!
  夜已深,乐已浓,人已醉。
  雨已停,乐已熄,人已醒。
  琼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开口说道:“都走罢!”
  门外车马声音渐起,大地变为一片死寂。
  刚才还热闹的破庙,立即变得寂静。
  原本伶俐的少女,也不说话了。
  琼淳坐直了身体,居高临下的看着曹武英。饱满的额头,纤眉,浓密的睫毛,一双很温柔的眸子,那翘翘的鼻尖,带点挑衅调皮的味道,张开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开口说道:“曹武英,你做的很好,上面很满意。”
  曹武英并没有看他,只是死死的盯着自己的腰刀,半晌后才开口说道说道:“琼公子,不知道这场叛乱,朝廷什么时候打算来解决。”
  “不不不!”琼淳一个劲的摆着手:“想必曹大人你是误会了什么。你知道,整个江南有多少土地?朝廷现在又能收到多少赋税?连开国时的十分之一都没有。”
  “现在还不够吗!”曹武英在压抑着自已的愤怒:“你知不知道,现在一天要死多少人?”
  琼淳长叹一声:“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曹武英沉默,指节泛白,刀被握得跟紧了。
  半晌之后,琼淳突然开口道:“你要知道,死亡的意义是广大的。单单对他们来说,死亡是一个终点,他们或许到死都不能明白,但是他们会很有意义的死去,这也是我们新生的起点。而现在还不够,死的人还不够多,还有人在观望。”
  听到他这么说,曹武英眼中露出浓浓的悲愤:“向死而生?你知道吗,在我还是个小孩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何为生死,但是每到夜晚,总是需要摇篮曲才能安然入睡。对我来说,夜晚就是手刃光明的恶魔,是我的最大的恐惧。”
  “生命和死亡只是我们起的名字罢了,生命从来都不见得是最好的,死亡也不见得是最坏的。”琼淳说着,便解下身上的腰牌扔向曹武英:“人们从来不能抗拒死亡,但却能选择死亡的方式。高贵与卑贱,全在一念之间。”
  曹武英并没有伸手去接腰牌。
  那四个很好看的少女突然出手了,如同射出的利箭似的。
  轿子就那样诡异的停在空中,轿子上的琼淳并没有出手,只是淡淡开口道:“其实死亡是有理由的。而死亡时的理由,往往跟活着一样重要。所以,你得死,你不能活,我只是没想到白莲教并没有杀死你。”
  四个少女。
  一个用掌,玉手挥出,顿时一片寒气有如一条寒龙,嗡嗡长鸣之间不断吞吐向着曹武英攻去。
  一个用拳,出拳如风,可怕的气势翻滚咆哮,竟是直接凝聚成了一头咆哮猛虎,快若奔雷般的对着曹武英噬咬而去,很难想象这样一个美丽少女的拳势竟然是如此霸道。
  一个用指,抬手一指,先天真气浩浩荡荡,如山,如海,如潮,如朝阳,大气磅礴,正气凛然。
  一个用剑,剑随身动,从腰间抽出的软剑,带着无与伦比的速度,剑光带着寒气。好像漫天飘雪白雪,剑啸传开,竟是化为一柄寒冰巨剑。
  四个少女。
  四个具是先天境界的少女。
  掌、拳、指,剑。
  曹武英蜡黄的脸上没有诧异,没有惊惧,甚至没有任何表情。
  终于拔刀而出!
  汹涌的鬼气黑雾滚滚如潮,一瞬间弥漫全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