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燕云台 > 察割之乱 二

察割之乱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耶律屋质与仅以身免的几名大臣会合,面面相觑,一时不知道山上情景,竟不知如何是好。不知道皇帝是否还活着,再有如太后、皇后、皇子等在察割手中,又当如何。
  这杀戳、惨叫之声,亦惊动了萧皇后撒葛只。
  撒葛只睡到一半,忽觉心悸,正半梦半醒之间,听得外头远远传来一声女子凄厉惨叫,顿时吓醒坐起。守夜的侍女也已经惊醒,听得皇后叫着大皇子的名字,连忙点亮了灯。
  撒葛只睡梦中醒来,本能地叫了声长子的名字:“吼阿不——”见灯亮了,方想起昨晚之事,问道:“吼阿不还没回来吗?”一摸身边无人,心中只觉不妙,掀被下地,四处张望:“明扆呢?明扆去哪儿了?”
  外头侍女仓皇进来:“皇后,不好了,外面被包围了,到处在杀人,怎么办,怎么办?”
  撒葛只急问:“明扆去哪儿了?”
  众人皆不知,撒葛只便令她们:“你们赶紧去找明扆。”
  有知情侍卫来报:“皇后,察割叛乱,听说已经杀了太后、皇上,还有甄皇后,我们快逃吧。”
  撒葛只怔了一怔,一时竟不能够明白他说的是什么,只觉得脑袋里嗡嗡作响,完全无法判断,只瞪着那侍卫:“你说什么?”
  那侍卫只得又道:“察割谋乱,皇后,我们快走吧。”
  撒葛只眼前一黑,一刹那间只觉得烛火似熄了一熄,营帐内一片黑暗,定了定神,却发现一切依旧,是自己刚才错神了吗?
  皇帝死了、太后死了、连甄氏也死了……天似乎塌了下来。她只觉得整个人已经一分为二,一半的身子是麻木的,完全没有办法有反应;另一半却脱离了这个躯壳,仿佛另一个人似的,连声音都是飘渺不定:“吼阿不呢,明扆呢?他们在哪儿?”
  那侍卫俯首不敢看她:“之前大宴的时候,大皇子喝醉了,被皇上抱到甄皇后那里去了……”
  撒葛只觉得心口好象割掉了一半,麻木了一半的身子,似乎又麻木掉一半,只剩下脖子以上的部位困难地转动着,发出艰涩声音:“那明扆呢,他一直睡在我身边的,他去哪儿了?”
  侍女们眼神乱看,却不敢看她,撒葛只的脑子是麻木的,只能想到一点点事儿,那就是刚才睡觉前,明扆嚷着说要去参加大宴。
  撒葛只艰难地问:“是不是明扆溜出去了,去找他父亲和哥哥了?”
  她忽然整个人像木头一样直愣愣地倒下,侍女忙扑上扶住她连声急叫。
  好半晌,撒葛只悠悠回神,只说了一句话:“备步辇,我要去见察割。”
  不顾侍女哭叫劝阴,她只是重复着“步辇”二字,她要去见察割,此时此刻,只有这个杀人凶手能告诉她,她的儿子们是死是活?
  察割的亲兵依旧在营帐间杀人,能逃的都在向外逃窜,只有这一行步辇,却是向内而行,向着王帐而行。
  几名内侍逃窜着,察割的亲兵从后面追杀过来,举刀正要砍下,却见一队侍女拥着皇后步辇,举着火把而来,火光下皇后的面容肃穆沉静,竟是不知不觉,放下了刀。
  人人都在逃命的时候,看到一个明知道是去送死的人,总是忍不住对她怀着几分敬畏的。撒葛只一路行来,叛兵们竟是不由地地停下脚步,退到两边让开。
  到了世宗王帐前,此时天色蒙蒙亮了,地面上的已经是尸横遍地,血腥之气扑面而来,撒葛只举目看去,世宗的护卫和察割的亲兵尸体混在一处,从帐内一缕缕血流出来的痕迹,可以看出,王帐之中只怕有更多的血。
  察割的亲兵守在帐前,察割并不在帐中,他听到消息已经赶了过来,见撒葛只怔怔往里走,对守卫挥了挥手,让她进去。
  帐内,是横七竖八一地的尸体,大半都是宫女们。世宗的尸体在最前面,他的刀丢在一边,身上砍了数刀,圆睁着眼睛,表情愤怒而焦急。察割进来之后,必是他先提了刀去抵抗,然后凶手们围杀了他。
  撒葛只腿一软,跪在世宗面前,颤抖地伸出手,将他眼睛轻轻合上。这是她的丈夫,她从十三岁起嫁给了他,他就是她的天,她待他如同所有的契丹女人待丈夫一样,照顾他的衣食、牵挂他的安危、服侍他的母亲、生育他的儿女。他对她,与其他王族对待妻子没有区别,他还她以尊重、温柔、位置和儿女的保障,只除了……那一个皇后之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