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盛唐日月 > 第六十章 恶客登门,放郭怒 中

第六十章 恶客登门,放郭怒 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六十章恶客登门,放郭怒(中)
  “别跑,诗还没背一半儿呢!”被紫鹃的举动弄得莫名其妙,张潜追了几步,高声叫嚷。
  紫鹃没有勇气回头,双腿迈得更急,一转眼已经进了后堂。张潜见此,心中愈发感觉困惑。以前他做兼职家庭教师的时候,也教过一些不爱学习的孩子,然而,却没有任何一个,像紫鹃这样当场“罢课”,并且还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一般。。
  他是个喜欢刨根究底的性子,立刻本能地皱着眉头回忆刚才的授课过程,于是乎,木兰辞中的句子,再度于他耳畔飘过。旋即,他恍然大悟,也瞬间觉得自己两只耳朵开始发烫。
  这小丫头骗子,脑子里装的全是些什么?再早熟,也不能熟成这样?真该打,真气死人了!
  然而,他又不能追上去解释,此处“长兄”就是做“兄长”讲,不能过度联想。否则,岂不是被小紫鹃当做欲盖弥彰?!
  正哭笑不得之际,内宅通往前院的月亮门儿口,却又探出了一个包着厚厚绷带的大脑袋,像做贼一般,朝着里边东张西望。
  “任管家,有事儿么?有事儿就进来说话?!”张潜立刻顾不上再去想《木兰辞》的真意问题,狠狠朝着月亮门儿处瞪了一眼,没好气地吩咐。
  “哎,来了,来了!”包了一脑袋绷带的任全,斜着身体走了进来,距离张潜老远,就又主动停住了脚步,仿佛自己身上带着感冒病毒一般,“庄主,有客人来访!”
  “什么客人?将他们领去正堂那边等着就是。你今天没去工地上,还是水渠那边已经挖得差不多了?!”张潜又皱了皱眉,漫不经心地回应。
  “是,是一伙高原上下来的吐蕃人。拿着朝廷给他们颁发的准许采买文书,想,想买咱们庄子上的六神花露。”任全赔着笑脸,腰弯得就像一头被煮熟的虾米,“仆是在带着佃户们挖水渠时,看到他们找过来的。仆见他们人多,面相还极为凶恶,就,就先放下了手中活计,赶回来以防万一!”
  “吐蕃人,还带着朝廷颁发给他们的采买文书?”张潜听得满头雾水,随口询问,“吐蕃人很凶么?还是做生意名声很差?光天化日之下,难道他们还敢明火执仗不成?”
  不待任全回应,他又悚然而惊,“他们怎么知道六神花露是咱们庄子所产?任琮和郭怒两个,分明还没把瓶子给订回来。”
  “应该,应该是在长安城里哪位贵人家中,看到了样品,然后一路打听着找上门来的。”任全想了想,低声判断。“吐蕃那边,风俗习惯与中原不同。明明是在咱们的地盘上,做生意的时候,却总想着按他们的规矩,所以,经常一言不合就跟别人打起来。明火执仗倒不至于,但起了冲突之后,官府碍于颜面,也不好管他们!”
  “碍于颜面,碍于谁的颜面?一群外族到了大唐的长安,打了大唐百姓,官府不管才更没颜面才对?怎么纵容外人欺负自家百姓,反而成了很长脸的事情?!”张潜眼前,迅速闪过后世某些高原下来的少数败类,在西安城里招摇过市的模样,嘲讽的话脱口而出。
  毫无疑问,在二十一世纪,大部分高原人都很善良,也很守规矩。但架不住总有老鼠屎跳出来生事。而那些老鼠屎虽然数量不多,却因为打扮和语言跟中原百姓迥异,很容易就让大伙将他们的个人行为,与一个族群的整体形象联系起来。
  “官府么,当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并且朝廷刚刚答应嫁一位公主给吐蕃人的大头领。老丈人家门口,怎么也不好意思打女婿的从人!”任全犹豫了一下,解释得满脸无奈。
  “嫁一位公主入吐蕃?”张潜听得又是一愣,紧跟着,目光闪亮如电。“可是封号为金城公主的?她所嫁的人名字叫做赤德祖赞?!”
  好歹文科生,历史老师死得再早,大唐两度和亲吐蕃的典故,张潜还隐约都能记个大概。
  第一次和亲,出嫁的是文成公主,发生于贞观年间。第二次,出嫁的是金城公主,正好发生于唐中宗时期。而今年,刚好是神龙三年,当政的皇帝,恰好又是唐中宗李显。
  “的确,皇上不久之前,刚刚给公主加了金城的封号。嫁得那个吐蕃头领,也的确叫什么德什么的……”任全的声音传来,让张潜感觉好生欣慰。
  来到大唐这么久,终于能将记忆里的一个重大历史事件,跟现实世界对上号了。这种感觉,就像野外迷路的旅人,忽然在手机屏幕上看到wifi信号!只要顺着信号最强方向走下去,早晚,他自己能够重新回归人类社会!
  然而,任全接下来的话,却让他的好心情,迅速消失殆尽,“庄主,他们拿着朝廷签发的采买许可文书,不做他们生意,肯定与官府的心思相悖。但跟他们做生意之时,您可千万得加倍小心。那些人见识少,随便拿出一把干草来,都敢称作宝贝。如果你看不上他们拿出来的东西,只是说不需要就好了,千万别跟他们说,他们拿出来的那些东西不值钱!”
  “原来是这样!”张潜顿时恍然大悟,看来,老鼠屎不仅仅是二十一世纪有,八世纪也不怎么缺。“那你还来汇报什么?直接告诉他们,没货不就行了?!”
  “鸿胪寺典客署,有一位姓朱的主簿跟着他们一起来的。”任全觉得好生冤枉,拱着手,满脸委屈地解释,“仆原本已经推了一次,但那姓朱的主簿却说,咱们大唐乃礼仪之邦,不能怠慢了客人。非要仆进来请庄主亲自出去面见他们!”
  “妈的!”闻听此言,张潜嘴里立刻冒出了一句国骂。二十一世纪就有一帮子贱人,满嘴巴外交无小事,帮助外人欺负自家百姓,并且还引以为荣。没想到返回了八世纪,居然还是一个鸟样。
  汉唐雄风呢?犯我大汉天威者,虽远必诛呢!从李世民、徐世绩、李靖、到王玄策,那么多英雄豪杰给大唐打出来的底气哪里去了?怎么才到了中宗年间,某些人就开始软了腰杆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