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文娱业的幕后大佬 > 123 气急败坏的张总

123 气急败坏的张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5月11日,星期二,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这一天,沈亦泽如愿签下了程洵和赵辉。
  
  程洵最终被江怡宁说动,愿意出任公司的经纪总监,负责整个艺人经纪的业务。
  
  沈亦泽毫不吝惜地拿出1.5%的股份给他。
  
  期权池的股份本就是预留给高级人才的,程洵负责的经纪业务,是公司最重要的版块之一,为了将他和公司的利益捆绑起来,给予股份激励是必要的行为。
  
  有人分担一部分重担,沈亦泽顿觉轻松不少,当即把寻找办公地点、组建经纪团队、物色潜力歌手的任务交给程洵。
  
  以程洵在圈内的知名度,由他去和艺人谈经纪约,远比沈亦泽这个外行去来得可靠。
  
  他最想签的歌手类型,如果排个序,肯定是唱作俱佳的大于只会创作的大于只会唱的。
  
  这段时间他询问过江怡宁,也私下联系过一些人,唱作俱佳又没签经纪约的几乎没有,只能退而求其次,甚至求其再次,即便降低标准,符合沈亦泽预期的人选仍然很少。
  
  他将列出来的名单交给程洵,不说多了,只要签下一两个,给他们制作几张畅销单曲,就能接通告赚钱,打破零营收。
  
  程洵他不意外,但他没想到赵辉这么快就下了决心。
  
  下决心也就罢了,关键是他竟然周一就离了职!
  
  事业单位的行政效率什么时候这么高了?
  
  沈亦泽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疑惑,赵辉便将他稀里糊涂签合同然后被拖出来当替罪羊的事大致说了一遍。
  
  “然后呢?他们开除你,你就走了?”
  
  “对,反正我也不想继续干了。”
  
  沈亦泽不以为然:“这跟你想不想继续干没有关系。树活一层皮人活一口气,他们敢泼你脏水,你就不能惯着他们!陈总编让你申请人事仲裁是对的,事关你的荣誉和清白,走归走,锅不能背!”
  
  赵辉嘀咕道:“陈总编只是想把我当枪使。”
  
  沈亦泽正色说:“你不要管别人,就管你自己,怎么做对你有利你就怎么做。”
  
  “听我一句劝,申请人事仲裁。你如果需要时间准备,我可以给你放带薪假;如果仲裁解决不了,上升到诉讼,我可以给你介绍法律顾问。总之,需要帮忙尽管找我,你现在是公司的一员,发生任何事,我和公司都会在你身后。”
  
  沈亦泽说得诚恳,赵辉很是动容,他深吸口气,点点头道:“好,我回去就准备申请材料!”
  
  准备归准备,赵辉却并没有请假。
  
  沈亦泽得知申请材料不复杂后,便把《向往的生活》的策划案发给他修改,同时让他准备面试新员工。
  
  等到饭点,沈亦泽跑编剧部叫徐凤阳和张春林一起吃饭,以往都是他们三人,今天他把赵辉也叫上。
  
  “顾首席在吗?”
  
  沈亦泽朝首席室努努嘴,问。
  
  张春林点点头:“在。”
  
  沈亦泽便去敲首席室的门。
  
  他每次也会叫她,但她只是偶尔去,不去的时候就会让沈亦泽带杯姜茶或柚子茶给她。
  
  “请进。”
  
  沈亦泽推门而入:“吃饭吗?”
  
  顾舒抬起头来,挂上笑容,说:“不了,减肥。”
  
  “想减肥就多运动,哪能全靠节食?”
  
  沈亦泽合上门,在沙发上落座。
  
  顾舒笑道:“就是因为没时间运动,才要节食。你知道,干我们这行需要久坐,而饭后久坐最容易长肚子。”
  
  这一点,沈亦泽深有体会。原身的小肚子就很突出,他健了半年的身才把小肚子减掉,现在已能隐隐看出腹肌的线条。
  
  “辛苦辛苦!但工作归工作,该运动还是要运动,劳逸结合才能持续发展嘛,在公司步入正轨之前,你可不能倒下。”
  
  顾舒抓住漏洞:“步入正轨之后就可以倒下了吗?”
  
  沈亦泽一怔,他反应极快,立即说:“步入正轨之后,你就可以全年休假,全世界旅游,在家坐着数钱了。”
  
  顾舒扑哧一乐:“这可是你说的哦!”
  
  “当然,我一向说到做到。”
  
  沈亦泽顿了顿,切入正题:“这周五约了优视的高管面谈合作,你有空的吧?”
  
  “我去谈吗?”
  
  “我们一起。我负责谈,你负责镇场子。我让项目部把写的材料发给你了,你抽空看看,有要改的直接跟他们讲。”
  
  “行。那周五你来接我。”
  
  “没问题。”
  
  沈亦泽一拍大腿,站起身来正准备走,忽然想起什么,停下来问:“你今天要姜茶还是柚子?”
  
  “嗯……”
  
  顾舒歪着头想了想,莞尔一笑道:“姜茶吧!”
  
  沈亦泽比了个ok的手势,推门出去。
  
  徐、张、赵三人已等候多时。
  
  “走吧!今天我请客,欢迎小赵同学的加入!”
  
  ……
  
  “还有别的行程吗?”
  
  保姆车上,余笙略显疲惫地询问她的经纪人小海。
  
  小海摇摇头:“没了,不过公司有个会,我们需要参加。”
  
  余笙微微蹙眉:“什么会?跟我有关系吗?”
  
  小海解释说:“这个会就是为你而开的。其实就是个总结会议,本来年初就该开的,但当时忙于全娱盛典,等盛典结束,你拿了三项大奖,就更忙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时机。今天你的行程没那么满,总监他们也有空,正好。”
  
  余笙撇撇嘴,低头摆弄手指甲。
  
  她的确很忙,通告几乎从早排到晚,偶尔空闲下来,她也不能休息,必须全神贯注地准备下个月比试的歌曲。
  
  按理说一个歌手不该这么忙,她这种反常的状况,全是庄逸害的。
  
  因为这场比试,她必须每月出新歌,为了赢,不得不全国各地跑宣传,宣传完这首歌,又该创作下首歌了……每月一个循环,周而复始,根本停不下来。
  
  她承认当初冲动了,每月一首高质量新歌,其强度和难度远比她想得高。
  
  其实她写歌很快,但花半个小时写出来的东西,她不认为能赢过庄逸。
  
  她只能逼自己精益求精、刻苦钻研、仔细打磨。
  
  这个过程很煎熬。
  
  每当煎熬到不堪忍受,她就想,庄逸肯定正跟她经历同样的过程,不,肯定比她更加煎熬!
  
  说到底,这是一场意志和决心的较量,她绝不能输,也绝不会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