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汉时征 > 第二十五章,各方风云

第二十五章,各方风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弘农城中,满脸横肉,凶神恶煞的张济看着斥候源源不断侦查来的情报,眉头皱了起来,帐下将官分列而坐亦是沉默不语。
  自从张固从灵宝奔逃到弘农已经有了两天,这两天内张济心情始终很差,整整一千西凉士卒就那么葬送泯灭了,连半点水花都没溅出。
  张济暴虐看眼跪坐在下首的张固,对这个自家侄子实在失望透顶。他当初仰仗武力起家西凉,因素作战奋不顾身获得董卓青睐赏识,才有资格踏入西凉高层一系。
  外人看来张济在董卓死亡平步青云,不但控制皇帝掌握生杀予夺的权力,而且还盘据弘农郡威震一方,可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尴尬的地位。
  毫不客气的讲,他是被排挤出长安的,李榷,郭汜将他派到弘农养军。名义上是封他为一方封疆大吏,实质却仅仅是想把他当看门狗,充当潼关的人型屏障。
  前些时日,老友樊稠因为私自放走马腾而被李郭二人埋伏的刀伏手当场砍成肉泥。,张济明白当时若非自己服软示弱,恐怕也步了黄泉泉。
  樊稠的死给他提了个醒,在这纷争乱世里实力才是活命的根本所在,狗屁的仁义道德。
  因此他返回弘农后第一件事便是整顿自己手下二万西凉军,这二万西凉军随他征战多年,每一个都是不可多的宝贝。
  可张固这个废物,一夜之间不但折损上千士卒,关键是还丢掉了灵宝县这个弘农的险要门户,彻底让弘农郡空门大开。
  良久,满脸羞愧的张固才出言解释:“当夜,白波军借着换哨的间隙乘机夺取了外城,侄儿发觉时南北两城已经被攻占,如果不是侄儿跑的及时,恐怕……”
  张固说到这,刻意吞了吞唾沫,偷眼观察张济表情,见对方神态凝重严肃,心里更是七上八下。正想开口诉苦,却被自己旁边跪坐的白袍小将猛的一脚踹翻在地。
  “丢城失地还敢聒噪!”
  白袍将领猿臂蜂腰,身材高大,站起身来足足比张固高出三尺有余,明明清秀的脸上此刻狰狞一片,望向张固的眼神满是杀意。
  “你!”
  张固似乎有点惧怕这员将领,大庭广众下被如此欺侮却也不敢回话。只是气得双手直发抖,声音带着哭腔像张济叫苦道:“叔父大人,张绣目无尊长,多次辱我在先,恳请叔父为我做主。”
  张绣不屑看眼哭哭啼啼的张固,对这所谓的本家表兄厌恶至极,当即一把抽出腰间佩剑,直指张固鼻尖:“弃城而逃,形同死罪,汝有何面目继续苟活?”
  生死就在眼前,张固毫不怀疑张绣敢杀自己的可能性。西凉人自古崇尚强者,比起勇冠三军,威望甚高的张绣,他这个表兄如同朽木烂泥。
  张固果断将尊严扔掉,一把抱住张济的大腿哭泣求饶:“叔父自幼看我长大,我与叔父也形同父子,叔父怎忍心杀我?”
  张济看着脚下嚎啕大哭的张固,终究还是于心不忍,长叹了一口气摆手道:“绣儿,罢了,都是自家人,刀剑相向未免太伤和气。”
  “叔父,可军法怎么办?”
  见张济动了侧隐之心,张绣明白今天怕又让张固蒙混过关了,重情重义的叔父无论如何也不会任由张固身死。
  “军法吗,一纸空文,某说无罪那便无罪!”
  张济若无其事打个哈哈,这二万西凉军里他就是无冕之王,比起骨肉相残他更关心如何夺回灵宝县,做为弘农门户,灵宝绝对不能拱手相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